八路中文 - 网游竞技 - 东京:从借宿家母闺蜜开始在线阅读 - 第46章:假如我年少有为开大G

第46章:假如我年少有为开大G

        晚风吹拂。

        席卷而起的落樱,从廊檐飘进茶室。

        饭沼勋微微闭目调息。

        加藤凉太也停下攻击,放松全身的肌肉,让它们做好再次爆发的准备。

        然后!

        少年,准备迎接你的失败吧!

        缤纷落樱中,饭沼勋慢慢睁开眼,略带审视意味地凝视着对方。

        他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尽管自己没有占据上风,但如果是拼尽全力生死搏杀,他自己会被打成重伤,但他一定可以杀死加藤凉太。

        不是不承认加藤凉太比较强,也不是认为加藤凉太没经验。

        可在交手中,饭沼勋就是能感知到“我能在生死战中打倒这个人”的想法。

        这是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

        就好比老妈让他打坐冥思一样,偶尔会忽然顿悟。

        在饭沼勋看来,加藤凉太的剑,固然狠辣霸道,固然杀伐果断,可那施展出来的剑并没有“心”。

        或者说,加藤凉太的剑,没有和他的心有所共鸣。

        哪怕攻击再犀利,也只是单纯的技,都没有蕴含其志。

        打败这样的对手不会给自己带来收益!

        玄而又玄的感觉,在饭沼勋脑海里萦绕,所以他拉开了空间,准备先来一段攻心战。

        先乱其精神,逼其疯魔,再揍其肉身!

        “加藤桑……”

        忽然,少年眼神怜悯地说道:“我想,你很孤独吧!

        “嗯?”

        加藤凉太眼神一愣。

        少年,你在说什么屌?

        “真可怜啊……”饭沼勋继续说道,“从你的剑中,我感觉到,你迄今为止人生中,没有任何事是值得你怀念的……”

        呃……

        一时间,加藤凉太还真被问到了。

        大多数人被问起这个问题,都会第一时间回想起自己有没有什么值得怀念的地方。

        有的话,那就好好缅怀。

        没有的话……

        那确实挺可怜的。

        加藤凉太仔细想了想,脸上露出了缅怀的表情。

        他迄今为止的人生,除了剑道这个闪光点以外,都是些是琐碎得不值一提的小事……他不知道濑户内海的日落有多好看,不知道北海道的八重樱有多华丽,他甚至都没去爬过富士山。

        如此无聊的灰色人生中,唯一的彩色……

        他读的高中,是位于新宿四谷的一所普通公立高中,一大半学生都考不上大学的那种。

        学校后门斜对面,有一条两边种满梧桐树的长长上坡道,通往一所叫“东舞鹤”的顶级私立高中。

        在那里读书的,几乎全是上流家庭或有钱人家的子女,只要不出大格,基本都能直接升入大学。他们个个牙齿整齐、衣着干净、说话无聊。

        但有一个人例外。

        那是一个留着黑色长发的少女。

        加藤凉太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是经常看到她背着双簧管,独自走过校门前那条长长的上坡路。

        她看着也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

        容颜精致,书包昂贵,举手投足间仿佛有股与生俱来优雅。

        她应该是在鲜花与掌声中长大的。

        可不知为什么,她总是一个人出入,脸上很少露出笑容。

        显得无依无靠,却依然独孤伫立。

        每天的夕阳落在她身上,使得她犹如冰蓝的火焰般美丽,虚幻到令人悲伤。

        整个高中一年级,加藤凉太都只能远远地,在这边平凡普通的世界,眺望对面高台上的权贵世界。

        到了二年级,他在学校的剑道部里成了前辈。

        他击败了所有人,成为了剑道部部长后,第一时间便率领剑道部前往东舞鹤中学交流切磋。

        第一次没见到她。

        不过没关系,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11月间一个天晴气朗的午后,加藤凉太又率队前往东舞鹤交流。

        这一次,在学校的中庭,他见到了她。

        她怀里抱着双簧管,在长椅上和一个少年说话,脸上露出了成绩单上清一色a的优等生常有的笑容。

        那笑容伴随着广播部喇叭里传来海顿的g短调钢琴奏鸣曲,成了1999年11月,二十世纪末尾最温馨的传说。

        后来,加藤凉太还是会在学校后门远远地看她,但再也没进过东舞鹤了。

        他变得愈发沉默寡言

        尽可能不让喜怒形诸于色,注意不让自己受到同学和老师的注意。

        他知道自己没有上大学的命。

        他清楚自己高中一毕业,就要融入剧烈争斗的大人世界去,要开始一场名为“人生”的孤军奋战。

        因此,他必须变得比任何人都更坚不可摧。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他的表情越来越僵硬麻木,眼睛泛出蜥蜴般的冷光。

        他以为自己忘了。

        也不认为会再有交集。

        直到,快二十年后,偶然在一场丧礼上……

        ※

        静谧的夜色下,樱树静静伫立。

        微风卷着花瓣吹进室内,打过蜡的木地板上,落满了花瓣。

        加藤凉太神情缅怀,略带惆怅。

        饭沼勋注视着他,开口道:“是,我承认,你的剑术十分出色,但也仅限于出色了!剑道大师的境界,可不是埋头苦练剑术就可以企及的。真正的大师级剑客,毕生都在追求心技一体,你的剑只有技,没有融入你对生活的领悟,所以你的剑,没有心!”

        “我没有心……”加藤凉太低声呢喃。

        饭沼勋更进一步,大声喝道:“你的生活里除了剑,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东西,不是吗!”

        “不!”

        加藤凉太的额头上,青筋暴起。

        饭沼勋大声吼回去:“别再狡辩了!只有剑技没有心的你,是多么的可悲!”

        “……”

        加藤凉太的眼里,逐渐涌出怒火。

        视线的余光,瞧见一脸担忧地望着饭沼勋的花城杏子,望着她看别人绝对不会有的柔情。

        他慕然之间涌起了对世道不公的怨气。

        我恨这蛮不讲理的世界。

        恨这个从不怜悯配角的世界……

        假如,假如,假如我年少有为开大g,而不是那该死的平民之子……加藤凉太的目光,渐渐凶狠起来,甚至带上了一丝杀意。

        他缓缓举起竹刀,指着对面少年:“那我就让你知道,为什么我的剑会没有心……”

        “轰!”

        本来晴朗的夜空,忽然炸起惊雷。

        这雷声仿佛在呼应加藤凉太一般。

        电光闪烁,照亮了他整个人。

        强大的战意再次凝结成了黑雾,张牙舞爪地在他身后蠕动,衬托得他有如魔神般恐怖。

        一瞬间,他给人的压迫感提高了足足一个档次。

        ——大师级的压迫。

        他以前一直有些丧。

        所以,习剑三十年,他至今无法踏足大师境界。

        现如今,他化丧为怨,把从生活中领悟到的不公,融进了剑技里。

        他终于迈入了大师之境。

        他的剑,杀心更重了。

        或许,从现在开始,他已经不再是新阴流的剑客了。

        他要修的,是修罗道……

        “……淦!玩大了!”

        望着忽然顿悟,俨然从剑客变成了恶鬼的加藤凉太,饭沼勋暗暗骂了自己一声。

        不过……

        爷就是要这种效果!

        随后,他毫无畏惧地举起刀,率先发动攻击。

        回忆杀这种东西果然有buff加成,所以,你这个新晋大师快点让我也上个buff玩玩吧!

        ——加藤桑,成为我通往大师之路的抬轿夫吧!

        123sk.com      365zw.net      jdxsw.com      biqulou.com  



        supedu.com      qushu.net      flxsw.com      5ycn.com



        dbiquge.com      lwxs5200.com      365zw.cc      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