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 网游竞技 - 东京:从借宿家母闺蜜开始在线阅读 - 第39章:老阿姨的脚趾弯都是干净的

第39章:老阿姨的脚趾弯都是干净的

        代驾司机开着车,从皇居往涩谷赶回去。

        花城杏子的车是定制的迈巴赫,前排与后排中间的升降帘放下来后,就是两个独立的空间。

        此时时刻,靠着后座的老阿姨,满脸寒霜。

        “杏子阿姨……”

        饭沼勋小心翼翼地观察她的脸色。

        “哼!”

        花城杏子仍然侧着身子。

        那微微上翘的鼻子在暮色中浮现出来,表露出她倔强的性格。

        “刚才的事,也是迫不得已,我这不是怕你和栗子阿姨吵架会坏事,才那样安抚你的嘛……”

        饭沼勋无耻地狡……呸,无奈地解释。

        提起这事,花城杏子漂亮的凤眸里,隐隐腾起一丝火花。

        衣服现在都还湿着呢!

        臭小鬼,我最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以至于你越来越不把我这个主母放在眼里了?

        瞅着她那冰冷的脸色,解释是行不通的,饭沼勋干脆就不解释了,直接岔开话题:“我一直有个疑惑。”

        “哼!”

        花城杏子依旧不搭理他。

        “依照栗子阿姨的想法来看,只要您和她说,她肯定会帮您的。”饭沼勋看着她的侧脸,问道:“您为什么不开口呢?难道说,您真的认为在家人面前也不能示弱吗?”

        听到这个问题,花城杏子皱了皱眉头。

        她依旧不吭声,但脸上的冰霜,明显融化了一点。

        “比方说,在丧礼上……”饭沼勋凑过去靠近她一些,斟酌着说道:“假设啊,万一田中三郎那肥猪的计谋得逞,您要面临的可就是数不清的侮辱了。”

        花城杏子忽然转头过来看他。

        看着少年高大健康的身躯,她心想,帅气的年下小狼狗比胖子好了不止一万倍。

        饭沼勋迎着她没那么冷的视线,神情严肃地问:“当时栗子阿姨就在场,你为什么不让她帮忙?难道你觉得维持面子比有可能会丢掉贞洁更重要吗?”

        花城杏子被问得沉默了片刻,才幽幽地叹了声:“你是不是觉得我把贞洁看得很轻?”

        “蛤?”

        饭沼勋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刚死了丈夫,在服丧期和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小男生同床共枕,是不是很浪荡?”

        “你要这么说,那确实有点……”

        花城杏子脸色瞬间变冷。

        饭沼勋马上改口:“不过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权宜之计,不能说明什么!”

        “我其实很在乎贞洁的……”花城杏子自言自语地说道。

        窗外的光线又黯淡了点,她和服的黑色愈发深沉了,这颜色看起来使人觉得有点可怜。

        看着她在夜幕里清冷微白的侧脸,饭沼勋点点头,脸上露出平静的笑容:“我确信!”

        三十七岁了都还是处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花城杏子睫毛轻颤,视线瞥他一眼,以表谢意。

        “我虽然看重贞洁,甚至看得比性命更重要。可比起贞洁,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需要优先考虑。”

        说话的期间,花城杏子脸上恢复主母的威严气度,淡淡地,但却毫不迟疑地说出下一句:

        “家人,就是贞洁更重要的东西。”

        ——什么叫主母气度啊!

        饭沼勋安静地听她说话。

        “栗子之所以能怼天怼地,在宫内地位超然,是因为她谁也不欠,也完全不和谁有利益关系,天皇可以对她完全放心。倘若我去求她,她固然乐意帮我这个姐姐,但她毕竟只是个没有实权的女官……”

        花城杏子狭长的凤眸里,眸光黯淡了一瞬。

        饭沼勋大概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想要帮我,她就只能去求有实权的人,以她在宫里的地位,自然会有人乐意帮忙。可这样一来,她就相当于和外界有了利益关系。她欠了人情,当要还的时候,拿什么还呢?她只能又一次用天皇给的面子去找另一个人,再找下一个还这一个的人情。如此反复下去,她在宫内超然的地位必然无法再保持,而她也会从受人仰慕的文学女官,逐渐沦为不得不依靠有实权的人才能活下去的交际花……”

        听她说完,饭沼勋默默点了点头。

        确实如此啊。

        现在的栗子阿姨,和外界没有利益关系,对天皇来说就是值得信赖的。

        可一旦和外界有了联系,在天皇眼里,她的底子就不干净了,随时会被踢走。

        “所以……”

        花城杏子慢慢地,把目光转回窗外。

        遥远的高楼上空,还淡淡地残留着晚霞的余晖,透过车窗看见的景物轮廓已经黯然失色了。

        “哪怕我失去贞洁都好,我也不愿让小妹为了我而失去她赖以存活的东西……”

        她的嗓音优美无比,而又近乎悲戚,久久地在车厢里回荡。

        “况且我又不会输!”

        老阿姨最后又嘴硬一句。

        饭沼勋有种被她电到的感觉。

        特别是当对向车道的车灯,从黄昏雾霭的朦胧暗流中穿透过来,映照在她脸上的时候。

        那种超脱凡俗的透明幻像,带来无法形容的美感,使得他的心都几乎为之颤动。

        川端康成在《雪国》一书中,用“女子给人的印象洁净得出奇,甚至令人想到她的脚趾弯里大概也是干净的”这样一句话来描写艺伎驹子身上的那种出淤泥而不染的美丽。

        此时此刻,饭沼勋内心骚动,情不自禁地说道:“杏子阿姨,您的脚趾弯里大概也是干净的吧!”

        “大概?大什么概?你说什么傻话?”

        花城杏子转头瞪他一眼,像是面对回答问题出现错误的学生的严厉女教师那样呵斥道:“阿姨的脚趾弯你又不是没玩过,那里难道不是像被舔过一样干干净净的吗?”

        “……”

        饭沼勋的脸,黑臭黑臭的。

        要是和栗子阿姨说这话,她肯定会脸向左右两边微微地摇一阵,脸颊泛起一抹红晕,撒娇一样骂他:“这不是真心话吧,东京人净爱撒谎,讨厌!”

        对,东京人净爱撒谎,这话也是川端康成说的。

        可惜啊,杏子阿姨被社会毒打了那么多年,身上的文艺细胞早就死透透了。

        “那是夸你呢……”

        饭沼勋无奈地笑了起来。

        花城杏子莫得感情地说道:“我不需要夸!”

        “好好好,你厉害!”饭沼勋笑着恭维一句,忽然想起了什么,好奇地问:“照亲人比贞洁重要的说法来看,我也算是您的亲人咯?”

        “……”

        花城杏子漠然地面朝窗外。

        眺望着东京天际线上的晚霞,夫人俏丽的脸颊悄悄红了。

        算是把他当成比贞洁更重要的人了吧,毕竟……她身上所谓的贞洁,除了最后那层玩意,别的几乎都被这小鬼拿走了,哪还有脸再提啊。

        123sk.com      365zw.net      jdxsw.com      biqulou.com  



        supedu.com      qushu.net      flxsw.com      5ycn.com



        dbiquge.com      lwxs5200.com      365zw.cc      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