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 网游竞技 - 东京:从借宿家母闺蜜开始在线阅读 - 第36章:杏子阿姨,我的心里只有你,容不下别的女人!

第36章:杏子阿姨,我的心里只有你,容不下别的女人!

        饭沼勋也想见一见花城栗子。

        老妈说的洞院宫,是皇族,洞院宫亲王是当今天皇的亲叔叔。

        福姬殿下是王妃。

        他一个北海道乡下少年,怎么可能说见王妃就能见到,肯定需要人引荐才行。

        花城栗子是宫里记事女官,负责记录宫中发生的大小事宜,组织各种大小祭祀与庆典,着实是宫里的大人物。

        让她引荐最好不过了。

        “喂?”

        打通了电话,饭沼勋熟络地开口打招呼:“栗子阿姨好,我是阿勋。”

        电话那头一愣,旋即,发出一阵愉快的笑声。

        “啊,你终于舍得联系我了?我还以为你被姐姐给幽禁了呢。”花城栗子调侃似的说道。

        “自丧礼一别,我对您的风姿甚是想……唉哟!”

        听得他惨叫一声,花城栗子疑惑道:“我姐姐在你身边?”

        “您可真聪明!”

        饭沼勋说着,侧头看看一脸冷漠的花城杏子。

        老阿姨使劲瞪他一眼,指甲继续掐着他胳膊,威胁他别再和那小婊砸打情骂俏了,赶紧说正事!

        “哈哈,姐姐这人,有时候愚蠢得有些可爱呢!”花城栗子发出一阵鄙夷的笑声。

        饭沼勋等她笑完了,听到她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后,才开口说道:“我想找您借两本书。”

        “哦?”

        花城栗子有些疑惑。

        这些年来,求她办事,求她垂青的男人不少。

        找她借书的还是第一个。

        “司汤达的《红与黑》,莫泊桑的《漂亮朋友》,这两本有吗?”饭沼勋问。

        “当然有。”

        花城栗子痛快地答道。

        她脑海里略微回忆了下两本书的内容,好笑地问:“莫非你也想当一个靠上流社会女人往上爬的有志青年吗?”

        “不瞒您说,正有此意!”

        “嗯,好吧,我的漂亮朋友,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

        电话那头,花城栗子熟练地运用装腔作势的翻译腔,“在正式和您见面前,请允许我问一个问题。”

        “您请说。”

        “您是想当《红与黑》里良知未泯所以失败了的于连,还是想当《漂亮朋友》里卑鄙无底线但最后却成功了的杜洛瓦呢?”

        “我想当良知未泯最后也成功了的饭沼勋。”

        “好,有志气!”

        自信到近乎有些骄傲的性格,是花城栗子最喜欢他的一点。

        “我那姐姐有什么事求我对吗?”她接着问。

        “是的。”

        “我的乐子来了……”

        花城栗子哈哈大笑起来。

        从这笑声中可以听得出来,她是发自心底觉得高兴,快乐,甚至有点洋洋自得。

        “快点带她来吧,我迫不及待羞辱老姐了,这可真有意思……”

        “我们很快就到。”

        “嗯,我准备一下。”

        “还有,栗子阿姨,请您体恤一下我,今晚就别刺激您姐姐了。”

        “看你表现咯,我的漂亮朋友。哈哈……”

        小妹刺耳的笑声,听得老姐浑身不自在。

        “小鬼,你敢和她勾搭,我饶不了你!”

        花城杏子指着饭沼勋的鼻子警告了一句,才气鼓鼓地开车前往皇居。

        见她生闷气的模样,饭沼勋实在点想笑,要不是怕她半路掉头回家,他就要真的笑出来了。

        夕阳西下,拖出长长的影子。

        到了皇居门口,似乎是收到了通知,有两名宫女引着他们走进皇居外苑。

        在一片樱花底下行走,走过护城河上的二重桥,这里就是皇居内苑了,是天皇居住的地方。

        从中门进入内苑,在长达200米的长和殿旁路过,进入内苑的中庭,开始沿着曲折的回廊左拐右拐。

        途中,天色渐晚。

        雾变得很浓,暮色与雾的界限很不清晰。

        被烟熏过了似的忧郁日落,光线渐弱,渐朦胧。

        宫女把客人带到一处院子后,便告退了,花城杏子领着饭沼勋走进大门往里走。小径两边都是参天古木,树枝往外延伸,在头上形成了一块绿色的天幕。

        忽然间,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饭沼勋伸手一接。

        “嗯?”

        落下来的,是一只复杂而华丽的洛可可风高跟鞋。

        这双鞋子有着柔软米色缎子内侧和蓝色织锦鞋面,侧面有着复杂而华丽的手工刺绣;钢制鞋扣镶满亮闪闪的宝石,鞋尖鞋跟都很秀丽,整体给人一种娇贵易碎之感。

        蓝色织锦鞋面散发出来淡淡的香水味,米色的内衬则散发出淡淡的汗酸味,好上头的味道!

        “是谁的饭盒掉了?”

        饭沼勋捧着鞋子,微微抬头。

        “失礼了,我的漂亮朋友。”横出小径的树梢上,一位美丽迷人贵妇轻晃玉足,神情慵懒迷倦,“我的鞋子好像掉在您手里了,您能把它还给我吗……”

        那只裹着肉色丝袜的小脚,在空中轻轻地晃荡,带来一阵混合着香水味的汗酸味。

        饭沼勋觉得这味道真好闻,有些不舍地说道,“请您下来吧。”

        “哈~”

        花城栗子像是很累似的伸了个懒腰,腰肢微微挪动,整个人从树上跌落下来。

        柔若无骨的身子,带着一阵香风,落入少年的怀里。

        她穿着件和鞋子配套的黛蓝色开司米连衣裙,柔软贴身的布料,将她苗条的身姿和丰满的胸脯显眼地勾勒了出来。

        白嫩的臂膊和前胸,都袒露在空气中,胸前领口和袖口上淡淡地镶了一层洁白的花边。

        绸缎般的黑发,缓缓地垂落直至腿部;又黑、又长、又直。

        古典圆润的鹅蛋脸上,鼻梁上挂着金丝眼镜,眼神中透着淡淡的疏离感。

        这淡漠的气质一下就上来了。

        饭沼勋不得不感叹,姐姐本就是不可多得的美人了,妹妹的气质更绝!

        花城栗子从少年怀里下来,穿好了鞋子,无精打采地招了招手,便先往屋子里走进去。

        也许是夕阳与浓雾交织的缘故,她穿着黛蓝色礼服的姿影模糊了,美得像一幅拉斐尔的油画。

        旁边,花城杏子看到义子的注意力全被小妹给夺走了,气得跺了好下脚脚,生气地揪住他耳朵,在他耳边警告:“她这种模样都是装出来的!你们这些小年轻,喜欢的不就是这套吗?她老懂了,你别上当!”

        “她也没做什么啊。”饭沼勋好笑地回应。

        每次见到小妹,老姐的冷静,似乎都会瞬间不翼而飞。

        “什么叫没做什么?一进门,就用鞋子勾引你了,现在还自己往前走不搭理你,这叫什么?”花城杏子气得胸口臌胀,又愠怒又不屑地说道,“你看看吧,欲语还休,以退为进,这招她从小就会了!真是个魔女——”

        “放心吧,杏子阿姨!”饭沼勋捏捏老阿姨雪白柔软的小手,深情款款:“我的心里只有你,容不下别的女人!”

        “算你识相!”

        花城杏子嘴角露出代表胜利的笑容,底气十足地挺起壮观的胸脯抬起高傲的头颅,带着些许雍容华贵的气质进屋和妹妹对线去了!

        123sk.com      365zw.net      jdxsw.com      biqulou.com  



        supedu.com      qushu.net      flxsw.com      5ycn.com



        dbiquge.com      lwxs5200.com      365zw.cc      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