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 网游竞技 - 东京:从借宿家母闺蜜开始在线阅读 - 第29章:这身子生三五个孩子不成问题

第29章:这身子生三五个孩子不成问题

        气氛逐渐变得暧昧。

        老阿姨这双腿玉腿,最大程度地刺激着饭沼勋血气方刚的身体,让他渐渐口干舌燥起来。

        在北海道那位是老妈,他得忍。

        但这位不是啊……

        饭沼勋瞅了眼花城杏子,见她埋头眯眼的样子,便稍稍把她的脚抬起来了一点。

        随着美腿的角度上扬,老阿姨忽然睁开眼睛。

        她眼波微闪,下意识动了动脖颈,似乎想转回头来看饭沼勋,但忍住了。

        他抬我的腿干嘛?

        不会是,想看……

        一想到这个可能,老阿姨就觉得屁股蛋凉凉的。

        臭小鬼,你过分了!

        花城杏子呼吸微快,握紧拳头,逐渐变得恼羞成怒了。

        我如今深陷困境,本以为你可以帮我一点,谁曾想你却只想着玩弄我……老阿姨内心恼怒,高傲的性格不允许自己再这么被动受辱了,便下意识地往前踹了他一脚。

        “唉~”

        饭沼勋猝不及防,被一脚踹倒在地上。

        紧接着,花城杏子站起来,一脚压在他胸口上,足尖微微碾动,声音冷若冰霜:“我看在你是熏姐儿子的份上,才对你这么好,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我干嘛了?”饭沼勋满头雾水。

        你还装?

        花城杏子脸色愈发冰冷,面无表情地质问:“你抬起我的腿干什么?”

        “当然是……”

        “不就是想看吗——”

        “诶?”

        饭沼勋目瞪口呆。

        他的视线,下意识沿着老阿姨踩着自己胸口的修长玉腿往上。

        浴巾嘛,大家都知道。

        一条布,卷成一圈围着身体,下摆自然是直筒的啦。

        老阿姨此刻一脚在前,一脚在后,岔开腿踩着饭沼勋的胸口。

        ……

        饭沼勋略微兴奋地喘了口气:“您误会了。”

        “我误会什么?”花城杏子威严的嗓音,听着就很生气。

        “按摩已经结束了,你的双脚压着我的双腿,我不抬高一点怎么放下来?”饭沼勋无奈地反问。

        “……”

        花城杏子略歪着脖子,想了想。

        好像,也对哦……

        “那,那你不早说!”老阿姨死要面子地呵斥他。

        但饭沼勋没理会她。

        少年的眼神,有些炙热。

        “……”

        花城杏子眨了眨眼。

        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慌忙一屁股坐回沙发上,下意识用双手压住浴巾下摆。

        这种极其少女的动作,一个三十七岁的老阿姨做起来,特别有风韵,可迷人了……饭沼勋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他马上意识到这时不能笑,连忙捂住嘴巴。

        “……”

        花城杏子目光幽幽。

        如果眼神能杀人,小鬼此时已经死了八百遍。

        “误会嘛,解开就好,哈哈……”饭沼勋从地上爬起来。

        “你!”

        花城杏子面若桃灼,红润迷人。

        气鼓鼓地看着他,过了几秒,她最后哼了一声:“我要穿衣服,你先出去。”

        “好嘞~”

        饭沼勋转身出门。

        ※

        他没看到!

        他绝对没看到——

        只剩一个人房间里,花城杏子捂着滚烫的脸,自言自语地欺骗自己。

        大敞四开的窗户外,传来了乌鸦嘶哑的叫声,仿佛是在嘲笑她,让她极为羞恼。

        这件事她不能怪饭沼勋……

        毕竟是她主动抬高腿,去踩他胸口的,真是有气无处撒。

        花城杏子只能生闷气!

        如果他是个小毛孩或者老医生,看了就算了,自然无所谓。

        但他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

        他以后会不会想入非非?

        他会不会觉得是自己故意对着他做出这样的动作,不知羞耻地勾引他?

        想到这种灾难般的可能性,老阿姨本就滚烫的脸颊变得更烫了,那双美丽凤眼里满是羞恼之意……

        微寒的春风扬起花边窗帘,吹在她滚烫的脸颊上。

        “呼~”

        花城杏子深呼吸了几下,慢慢平复情绪。

        “看到就看到吧,反正只是个小鬼,他难道还敢对母亲的闺蜜下手不成……”

        老阿姨嘀咕着,弯腰从衣柜中取出黑色的丧服和腰带,还有洗干净的内衣。

        她扯掉身上的浴巾,本来是打算直接穿内衣的,可刚拿起来那黑色花边蕾丝的布料时,她却鬼使神差地转过身,朝衣柜旁边的落地镜看过去。

        镜子中映照出一副完美的身子。

        白皙纤长的天鹅颈往下,横跨在胸口的精致锁骨,宛如一道峡谷;这里肌肤纤细、柔润,一派光洁,每个细微的毛孔都在飘逸出早春的甜美气息。

        锁骨往下,胸前饱满,弧度曼妙得犹如拉满弦的弯弓;极少接触阳光的肌肤,有着如果冻般半透明的洁白光泽,表面浮现出诱人的青色静脉。

        再往下,腰身沉甸甸的,像是装满汁水的成熟果实……这具身体确实完全成熟了,但却还在沉睡,只要少许羽毛般的轻轻爱抚就会苏醒过来。

        “这么看来,我还没有老嘛……”

        花城杏子对着镜子,伸了个懒腰,旁若无人地大胆展示自己的身体。

        镜子里还映照着桌面几样精致小摆件,她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美丽的桃色小贝壳上——粉红色的轮廓,形状精致,连纤细的薄边都美得动人心魄。

        “这身子生三五个孩子应该不成问题吧?”

        花城杏子戳了戳小腹,感受回馈到指尖的惊人弹力。

        这柔软的肌肤里还充满着活力,但过剩的活力对她似乎毫无用处,拥有这么美的体态简直就是浪费……这使她感到有些恼火,因为她哪怕看了网上怎么帮青春期男孩发泄精力的做法,她也不会用。

        算了。

        别想那些了。

        花城杏子黯然地叹了口气,拿起黑色蕾丝,准备从双腿套进来。

        这时,门忽然砰的一声打开,饭沼勋探头进来:“红鲷组的人在外……嗯?”

        “你?”花城杏子脑子一懵,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

        “……”

        饭沼勋也是一愣。

        望着手拿黑色蕾丝布料,微微弯腰的老阿姨,他有些尴尬,有些纳闷:“我都出去十分钟了,你怎么连内裤都还没穿上……”

        ——我特么!

        花城杏子脑门一热。

        这十分钟时间里,她一直在对着镜子自怜自哀,还发了一儿闷骚,哪来得及穿衣服。

        这种时候,如果换一般女子,大概就会双手护住胸,用最大的声音把饭沼勋吼出去。

        但花城杏子又哪是一般女子。

        她指尖一松,黑色蕾丝掉在地上,紧接着马上用小手勾起丧服,往空中一摆。

        黑色的布料旋转间,她嫩藕般的手臂臂一伸,恰好钻入衣袖之中;洁白如玉的身子也轻盈如燕转了一圈,等转回身来的时候,黑色丧服已经将她的身躯完全包裹了起来。

        不过,由于没有腰带束缚,丧服自动向两侧荡开。

        那丰盈的胸脯将衣衫高高地撑起,几欲裂衣而出……但总比光着身子好!

        然后,老阿姨抬起头,怒瞪饭沼勋:“出去!”

        “呃,我,我是想说,红鲷组的人就在门外,伊织在对抗他们……”饭沼勋有些尴尬地说道。

        花城杏子脸色瞬间阴沉。

        一听到侄女那边有危险,她也就顾不上把饭沼勋轰出去了,小脚套进拖鞋里,拿上丧服腰带,直接就一边往前院奔去,一边手忙脚乱地将腰带系上。

        “……”

        饭沼勋面色古怪。

        他后面还有这么一句话:我来和你说一声,然后去把他们赶跑。

        但谁知道阿姨这么急……

        花城杏子跑过中庭时,已经将腰带系好了。

        丧服已然缠裹身上,腰带一束,将腰肢缠紧,腰背曲线就完美地勾勒了出来。

        快到前院时,她忽然回头瞪饭沼勋一眼。

        丧服底下凉飕飕的,她心生羞恼,俏眉一竖,满眼杀气地瞪了饭沼勋几秒,几乎就要把“秋后算账”这几个字写脸上了。

        饭沼勋却没想那么多。

        他脑海里不断回忆刚才的惊鸿一瞥。

        老阿姨的身躯如玉又如雪,怎么看都美得惊心动魄,那壮观巍峨的雪山更是人间绝景。

        真想据为己有啊……

        123sk.com      365zw.net      jdxsw.com      biqulou.com  



        supedu.com      qushu.net      flxsw.com      5ycn.com



        dbiquge.com      lwxs5200.com      365zw.cc      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