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 网游竞技 - 东京:从借宿家母闺蜜开始在线阅读 - 第17章:母慈子孝

第17章:母慈子孝

        喂不饱儿子,是老妈最大的耻辱。

        在她自诩完美的三十七载人生中,唯一不得不承认的污点,就是儿子还不满半岁就因为自己产粮不足而不得不给他找奶妈这一事了。

        讲道理。

        这其实不是她的自身原因。

        饭沼勋毕竟和普通婴儿不一样。

        打个比方,同样是硬件极差的两台主机,普通的婴儿的只用来玩玩扫雷和纸牌,而他一天有大半时间都在跑女天狗或者蒂耶路撒冷法的3d模型,这两者的能耗能一样吗?

        必须要重申一点:饭沼妈妈绝对是一位合格的母亲!

        只不过,饭沼勋进食需求,是同样大小的婴儿的两三倍。

        他还不到六个月大,就彻底嘬不出粮了,陷入了严重的粮食危机中。

        一向骄傲自大,认为自己是完美无缺的饭沼妈妈,一度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中。好在她怎么说都是个奇女子,不知道从哪儿找了个产粮超多的奶妈,让饭沼勋健健康康吃到了三岁。

        咳咳,扯远了……

        浴缸里,饭沼妈妈一把将浴巾扯回来盖在身前,恼羞成怒地瞪一眼镜头,骂道:“吃饱了就嫌弃娘的玩意,没良心的臭小子,滚远点!这辈子都别回来了……”

        来了!

        饭沼勋神情一震。

        此时的老妈,表面生气,但其实是不气,而是底气不足的虚张声势。

        只要自己好好哄她就行。

        “妈~”

        饭沼勋熟络地堆起谄媚的笑容。

        “下午的时候,杏子阿姨崴到脚了,我刚才只是用药酒帮她揉了揉。”

        “真的?”

        妈妈表情狐疑。

        虽还没信,可她的表情,已经没有攻击性了。

        “这还能有假啊?”饭沼勋一本正经地看着老妈,“我这正骨的手艺,一点都不比医院里的骨科医生差啊。都是您教出来的,您还不知道嘛……”

        表面是在自吹自擂,但其实是在吹老妈。

        “诶,瞧你这样,真不害臊!”妈妈表情严肃地瞪了几眼摄像头。

        屏幕里的人也在看她。

        母子俩对峙了一小会,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冰肌玉骨,明眸善睐,灼若芙蓉出渌波……饭沼勋内心惊呼,妈,您绝对是1800年前迷得曹子建神魂颠倒的洛水之神!

        老妈笑了几秒,马上又把迷人的笑容给藏了起来,厉声斥责饭沼勋:“从小到大我都教你要谦逊温和,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了?要是给你一条尾巴,你都恨不得翘到天上去了!”

        “有怎样的妈,才有怎么样的儿。这可都是跟您学的啊!”饭沼勋乐呵乐呵地说道,“您别否认,除非您说我不是您亲生的!”

        妈妈斜着眼,瞧了儿子半天,嘀咕了一句:“当初就该把你打掉……”

        “晚啦!”

        饭沼勋得意地一笑。

        “得了,少在这儿跟我贫嘴。我警告你呀,你要是在东京胡作非为,我就把你逮回旭川,让你这辈子都和那些野猪黑熊过去!”

        警告完儿子一句,妈妈慵懒地舒展了一下身子。

        她把手机屏幕靠在洗漱台上,从浴缸里起身,拿过毛巾擦了擦脸。

        曼妙的身体,不断有水珠滑落。

        浴室灯光氤氲,在热水中站起来后,好像有层淡淡的荧光在她细腻的肌肤上淡淡闪烁游动,如夏夜星空中最绚烂的光河。

        饭沼勋默默等她穿衣服。

        当然了,他的视线是移开的,只不过偶尔会用眼角余光悄悄打量一眼。

        有一说一,老妈真的是他见过最美的女性,没有之一。

        虽然老是在内心称呼她是乡野悍妇,可她那股天生高贵艳丽的气质,那绝美的脸和曼妙的身姿,拥有不费吹灰之力即可颠倒众生的魅力。

        饭沼勋时常都会想,老妈若是生在古代,肯定是那种可以让君王不惜以亡国为代价博取美人一笑的红颜祸水。

        可惜她生在现代。

        二十一世纪的日本,没有昏君给她诱惑,她那无处安放的魅力就只能拿来锻炼儿子意志力和考验他的孝心了。

        浴室里,妈妈擦干头发和身体,往身上套了件浴袍。

        忽然间,她想到了什么,一边将身前的绑带系上,一边朝镜头看过来:“以前你在家的时候,这缸洗澡水还要留着给你泡澡的,现在都浪费掉了……”

        手机里头,儿子一本正经地答道:“您可以用瓶子装起来,然后寄到东京给我泡茶或者煮饭。”

        “……”

        老妈白了他一眼。

        随后,两人的目光遥遥相接,一同相视而笑。

        有时候饭沼勋不拿她当妈,有时候妈也不拿他当儿,但至少这一刻,是母慈子孝的一刻。

        “今晚就放过你,下次还敢这么玩,看我打死你这个孽种……”

        妈妈拿着手机来到梳妆台上,把镜头对准自己后,拿起风筒吹头发。

        “以前都是我给您吹头发的。”饭沼勋怀念道。

        老妈顺滑的黑发穿过指尖的感觉,他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行了,别说这话,害得我一下子就觉得孤单了。唉,你从小就那么喜欢黏我,自打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离开家在外面过夜。这要在东京觉得寂寞了怎么办好……”

        老妈的动作慢了下来,表情似乎有些伤感。

        望着屏幕里一下子女人味十足的老妈,饭沼勋心里暖暖的:“说我黏人,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是谁每个冬天都喜欢赖在我房间不走的?”

        “嗯,妈妈就喜欢你那张床嘛!有人睡在身边保护着的感觉真的特别好。不过,你这话我怎么听着有点怪怪的。什么叫我赖着不走?你是我儿子,我想睡你房间,那能叫赖着不走?那叫当妈的呵护儿子!”

        要是饭沼勋还在身边,她一定会自然地调整好身体,把头枕在他臂弯处,如同襁褓般贴紧他,然后用女王般的霸气语调呵斥他:没大没小的混蛋,妈妈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准顶撞!

        可惜母子俩现在分隔两地,手伸得再长也摸不到。

        “对了,你对妈妈的爱,没因为杏子的加入而变少吧?”妈妈忽然鬼使神差地问了句。

        “这都哪跟哪!”饭沼勋眼神疑惑,“我对您的爱又怎么会因为杏子阿姨的加入而变少?”

        “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来看,已产生的爱,不会消失,但会自发地从爱得更多的那一个转向新来的那一个身上。你以前只爱妈妈,现在多了杏子,你对妈妈的爱就要转移到杏子身上了……”

        “打住!先不说这两种爱有本质的区别,我什么时候喜欢杏子阿姨了?”

        “杏子这人啊,别看现在清高冷傲,强势威严,以前可是很孤僻离群的一个人呢。因为某些缘故……唉,老实说吧,你喜欢她是必然的事,妈妈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屏幕里头,远在北海道的老妈一板一眼地说着,语气平静至极。

        感觉她好像看过剧本那样。

        123sk.com      365zw.net      jdxsw.com      biqulou.com  



        supedu.com      qushu.net      flxsw.com      5ycn.com



        dbiquge.com      lwxs5200.com      365zw.cc      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