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 网游竞技 - 东京:从借宿家母闺蜜开始在线阅读 - 第9章:丢尽了我们龙族的脸

第9章:丢尽了我们龙族的脸

        雨夜。

        斑驳的霓虹灯光透过雨水,散发出蓝色的幽影亮光。

        办公室内,伊藤直树提了提裤子,嫌弃地嘟囔道:“口感一般……”

        丈夫大口喘气,妻子目瞪口呆。

        “少爷,该谈正事了。”加藤凉太在门外说道。

        “好。”

        伊藤直树挥了挥手,几个组员进来,将这对夫妻请了出去。

        他拍了拍自己的白西装,以一种极为舒适的姿态靠坐在沙发的主位上,端起玻璃茶几上那杯喝了几口的棕红色威士忌。

        沙发后面的墙壁上,挂着写有“虎头蛇尾”四个汉字的书法作品。

        日本这地方,无论黑道白道,若在办公室里头挂字,都喜欢挂全中文的。

        单纯的中文也不行哦,要有点内涵的,比如说什么典故或者逼格很高的成语之类的。

        这副写有“虎头蛇尾”的正楷书法,是前些年一个欠了钱的中国语老师在伊藤直树亲切的请求下,帮忙题的字。

        按照那老登的说法,虎是中国文化中代表勇猛的动物,蛇更是龙在人间的化身,是无上尊崇的象征。

        虎头意味着红鲷组目前的发展虎虎生威,而蛇尾,则预示日后定可龙飞九天。

        伊藤直树非常满意这个成语。

        所以,他破天荒地发了一回善心,没走那中国语老师的后门。

        自从得到这幅字后,组里的业务红红火火,他认为这是自己的功劳,同时已经把自己看成是一条无所不能的龙了。

        如今,望着鼻青脸肿的小叔,伊藤直树觉得他真丢龙族的脸,不悦地呵斥:“叔叔怎么被一个学生揍成这副模样?”

        伊藤润文委屈地嘟嘴:“他手上有竹刀……”

        “你特么不会也拿兵器?”伊藤直树忍不住给了叔叔一巴掌,转头对小弟挥挥手,“找支球棒过来。”

        小弟马上找来一根棒球棍。

        伊藤直树拿着球棍,照着叔叔腿上横着敲了下,恨铁不成钢地怒斥:“叔叔,你是极道啊!知道什么是极道不?别人拿着竹刀,你就不会也拿?你非得赤手空拳去和人家打?”

        说着说着,他实在是气不过了,举着棒球棍敲了敲叔叔脑袋:“棒球棍啊!会不会用?就这样,用力敲下去就可以了啊!”

        脑瓜子嗡嗡的,有点痛,伊藤润文拼命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真是的,你要不是我小叔,我一棍子打死你得了……”伊藤直树露出不耐烦的表情,闷闷地端起酒杯,“现在打又打不得,肛又肛不得,看着都晦气!”

        说着说着,他气不过,扔了把小刀过来。

        “嗯?”

        伊藤润文不解地看着大侄子。

        “这么简单的事都干不好,切个手指认罪吧!”伊藤直树冷冷道。

        伊藤润文愣住了:“切手指?”

        “是啊,没看过电影?”大侄子拿起刀,在小拇指上比划了下,“切手指谢罪啊!”

        伊藤润文吓得脸色一白,声音快哭了:“给个机会吧,直树侄儿……”

        “叔啊,您实在太丢脸了!”大侄子摇了摇头,气得脸红脖子粗,“被一个高中生打成这样,把我们家的脸都丢光了。让你切个手指还哭哭啼啼!啧!父亲当初就不该让你来东京,你在老家安安静静看着祖传的渔场多好……”

        伊藤润文委屈地说道:“我们伊藤家的渔场在福岛啊,大侄子……”

        “……”

        大侄子欲言又止。

        狗日的地震、狗日的东电、狗日的内阁……他郁闷极了,又一巴掌扇小叔脑壳上泄愤。

        伊藤润文低着头,乖乖挨训。

        他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在红鲷组里,他就是个仗着组长弟弟的名头作威作福的小人物。

        要能力没啥能力,带着群小弟欺负老弱病孺什么的任务,才轮得到他去做。

        比如说眼下算计花城家的任务,就是交给他去做的。

        几个无良公司,一群无良律师,还有背后撑腰的极道,好多坏东西们勾结到一起,欺压算计孤立无援的孤儿寡母……本以为是轻轻松松的事,没想到这都还能栽了个大跟头。

        自知没用的伊藤润文,完全不好意思说话。

        加藤凉太站在一边,安静地望着思考中的大公子。

        虽然贵为副组长,在红鲷组中的地位仅次于伊藤组长父子,不过他向来都不喜欢公然表达自己的意见。

        他是条无声狗,擅长默默把事干好了,堵住所有人的嘴。

        伊藤直树小口喝着威士忌,蹙眉沉思。

        和世界上大多数地方的黑道一样,红鲷组真正得以发展壮大的原因,还是找到了房地产开发的路子。

        把即将要开发地区的地压价收购,把原主人都赶走后,地不就是自己了的么!

        因此,大部分极道组织,都挂着“不动产公司”的名头。

        红鲷组也是如此。

        原本,他们只是在筑地海鲜市场控制仓储和冷链运输的外乡人暴力团团伙。

        现在呢,他们是雄踞涩谷中心,名下拥有超过500亿円资产的大地产商——几乎都是从花城家强取豪夺来的资产。

        当年花城家受到“政治献金丑闻”的影响,银行断贷,供应商违约,公司现金流运转不过来,贷款还不上,眼看着就要被银行清算了……

        就在此时,红鲷组刚搭上了东京市政厅的一条线。

        在政坛上获得靠山后,这群极道迫切想要扩张的贪婪目光,瞄准了外忧内困之的花城家。

        他们看准了花城家急需现金的困境,一出手,就用极道惯用的威吓手段再加政坛靠山的名头,以超低的价格拿到了花城家旗下两个豪华酒店的所有权。

        接下来的两年多时间里,他们控制花城家家主,安排人员和花城家大女结婚,从内到外渗透,很快就完全控股了花城家旗下的物业公司,还拿走了花城家的两个度假村,一个游乐场,好几块没开发的地皮。

        花城家的资产,已有一小半落入了红鲷组手中。

        按照计划,剩下的那一大半,也很快了。

        但……

        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要出意外了。

        半年前,花城家家主噶了。

        完全掌控花城家大权的大女,上位当天,面对红鲷组时就表露出了绝不退让的强硬立场。

        计划出了意外。

        但红鲷组并不着急。

        大女不受控制,那就控制二子,把大权从大女手中夺回来好了,

        然后……

        二子也噶了。

        不仅花城家二子噶了,伊藤家送去和大女结婚的二子,也跟着噶了。

        整个侵吞计划被全盘打乱,所以才会有红鲷组恼羞成怒,串通供应商在丧礼上对花城家逼宫的事发生。

        一想起弟弟不明不白死在了花城家,伊藤直树心里就觉得堵,又忍不住踹了一脚叔叔,嫌弃道:“连个高中生都打不过,我们龙族的脸,都被你丢完了!以后吃席,你给我坐小孩那桌去……”

        龙?

        加藤凉太瞄了眼沙发上的大公子。

        白衬衣,花领带,喷香水,可1可0的骚鸡……实在没看出哪里能和龙扯上关系。

        “加藤。”伊藤直树朝这边看来。

        “在的。”

        加藤凉太恭敬地回应。

        “那小子哪里冒出来的?”伊藤直树问。

        “不清楚。无论是花城建筑本部还是家里以前的佣人,都没听过有这么个义子女婿的存在。”加藤凉太摇头说道,声音平静沉稳,“他好像是今天才凭空冒出来的人那样。”

        “这么说,这是个意外,不是提前谋划好的咯……”

        伊藤直树皱眉沉思。

        不得不说,身为极道公子哥,他还是有一定判断力的。

        “大侄子,要不我今晚去做了他?”伊藤润文凑过来问,还顺带做了个凶神恶煞的抹脖子动作。

        “一边去!”

        大侄子抬脚一踹,怒气冲冲地骂道:“你才刚和他有冲突,现在就想着去做掉人家,是嫌家里的饭难吃想去蹲监狱是吧?混蛋东西——”

        伊藤润文硬挨了几脚,才委屈巴巴地问:“那我该干点什么?”

        “你这脑子还能干什么?当然只能盯人啊!”大侄子撇了撇嘴,有些心累地吩咐道:“接下来的这段时间,花城杏子肯定会频繁拜访合作的供应商,企图稳定局势和人心。你呢,就带着人跟着她,走到一处,就闹一处的事。我不求你完全破坏他们的关系,你只要给那些供应商施加压力就行……”

        加藤凉太默默看了大公子一眼,心想你小子还算有脑子。

        这件事完全不用大动干戈的,只要持续给供应商施加压力,让他们保持停工停供的状态,慢慢拖垮花城家就行。

        花城家现在毕竟是孤立无援的状态。

        只要时间一长,拖到连员工的工资都要发不出的时候,花城杏子就只能卖血割肉来求生了……

        “交给我吧!”伊藤润文大声应承。

        伊藤直树点了根烟,下巴微抬,看着天花板缓缓吐出一口烟圈:“拖得越久,变数就越多,原本的计划也该缩短了。加藤啊,七天后,丧期过了,跟我去拜访一下我那弟妹吧。摆在那女人面前的就两条路不是吗?归顺我们伊藤家,好好当伊藤家的儿媳,否则的话,让她哭去吧……”

        “明白!”加藤凉太缓缓点头。

        伊藤直树站起来,转过身,看着墙面上的牌匾,嘴角缓缓翘起:“虎头蛇尾虎头蛇尾啊,吞掉了花城家,我伊藤就真的可以化龙了……”

        “龙!”

        伊藤润文举起手,带领余下小弟一起高声回应“喝!”,气氛仿佛战国时期武将点兵出征一般热血。

        看着墙上的字和热血涌动的人,加藤凉太欲言又止。

        到底要不要告诉大公子,当年那个中国语教师对他怀恨在心,所以偷偷坑坑了他一把呢?

        虎头蛇尾可不是什么好词啊……

        “对了,”伊藤直树忽然看过来,“加藤,那小子长什么样?”

        加藤凉太把手机递过去:“您自己看。”

        少年哟,小心男同……

        123sk.com      365zw.net      jdxsw.com      biqulou.com  



        supedu.com      qushu.net      flxsw.com      5ycn.com



        dbiquge.com      lwxs5200.com      365zw.cc      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