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 网游竞技 - 东京:从借宿家母闺蜜开始在线阅读 - 第7章:塑料姐妹花,虚假!

第7章:塑料姐妹花,虚假!

        雨中的警署门口,饭沼勋离那对母女越来越近。

        朦胧的雨雾中,文艺少妇黑色丧服的轮廓趋于模糊不清,仿佛与天光黯淡的午后融为了一体。

        她不用说话,也不用做什么动作,只是眼神忧郁忧伤地站在雨中,就能营造出一种高雅的文艺气息。

        花城杏子冷冷地瞪着妹妹。

        这小个小妹,从小就懂得把自己包装成惹人怜爱的文弱女子模样。

        妹妹最擅长的事,就是一边啜泣一边忍着眼泪茶味十足地和父亲告状,诬陷她这个当姐姐的!

        由于妹妹实在是演得太像了,加上姐姐又是个死也不愿低头认错换取宽大处理的高傲公主性格,于是每次姐妹俩闹到了父亲面前,妹妹诬陷姐姐的场面就会变成“亡妻蛮横的大女欺负续弦病弱的妹妹”这种狗血戏码来。

        可怜的姐姐哟,从小到大,都不知道吃了多少哑巴亏。

        雨中,姐妹的视线交融。

        姐姐眼神厌恶,嫌弃,像在看垃圾一样。

        妹妹那双明媚的大眼睛,眯成温柔的弓形,弱弱地开口:“丧礼刚刚结束,姐姐本应当是伤心之时,却在见到妹妹的刹那流露出充满敌意的眼神。倘若是小妹做了什么对不起姐姐的事,才让姐姐如此充满恶意,那么小妹在这里就先给姐姐道歉了。”

        说罢,妹妹稍稍后退,双手叠放在小腹上,如仕女般地优雅地鞠躬道歉。

        一见面就认错这招,是她从小用到大的必杀技,非常好使,从不失手。

        ——表面上看是认错了,但实则是以退为进,用柔弱但懂事的一面来衬托姐姐高傲且蛮横的性格。

        看到妹妹这副婊里婊气的模样,花城杏子一贯的冷静,几乎在顷刻间全都消失了。

        “你错什么?从小到大,你不都这样?你能有什么错!”姐姐咬牙切齿地说道。

        “姐姐这样说,倒是折煞小妹了。”花城栗子慢慢垂下眼眸,语气哀伤道:“父亲去了,母亲去了,哥哥前些天也去了,这个家就只剩小妹与姐姐两人。小妹以为自己的余生可以与姐姐可以相依为命……可如今看来,姐姐大抵是已经厌倦小妹了,才会说出如此狠心的话来……罢了罢了,姐姐向来心狠无情,倒一直是小妹自作多情地纠缠……”

        说着说着,她忽然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姐姐一眼。

        那眼眶红红的,眼泪随时都要出来了,看姐姐一眼后她马上又慌张地垂下了眼睑。

        这模样真的我见犹怜。

        “……”

        花城杏子嘴巴张开,想说话,喉咙却被什么给堵住了。

        一边厌恶妹妹的婊里婊气,一边又深深感伤家里的变故,憋得胸口难受极了。

        阿姨,您可真有意思……

        饭沼勋看着花城栗子,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他对于这位欧巴桑的第一印象,是传统的“古典美人”,有日本女性那种温柔婉约感。

        丧服这种很沉闷的打扮,更能凸显她哀愁文艺的气质,还有衬托出她那娇小但姣好性感的身材。

        杏子身高有170+,高挑丰满。

        栗子虽然只有160多点,但她腰细腿长娇小玲珑的同时,还显得非常饱满诱人。这种是最诱人的细枝硕果体态了,属于老天爷喂饭吃的天赋体态。

        她那小巧圆润的鹅蛋脸,不及饭沼勋的一只手掌大,雪白的脸蛋上嵌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清纯唯美的同时还引人遐想;

        她的骨架非常小,肩膀、腰和双腿都如树枝般纤细,但胸部却鼓鼓囊囊的,异常丰满的弧度有着堪比姐姐尺寸的傲人上围。

        她的声音也很清甜,像个中学生似的,配合上年轻漂亮的圆圆小脸蛋,整体给人的感觉是个喜欢古典文学的冻龄美人……

        “诶,你在看我?”

        忽然间,花城栗子转头看他。

        “啊,对。”饭沼勋点头,“栗子阿姨好。”

        “叫我花城夫人!”

        “蛤?”

        “什么阿姨?栗子阿姨也是你能喊的?咱俩,不熟!”

        “……”

        饭沼勋满脸黑线。

        “噗~”

        花城伊织别过脸去,憋笑憋得肩膀都在微微颤动。

        这种高冷的姿态,自然是装的!

        男人这玩意很贱的,你越是高冷越难搞到手,他就越是对你念念不忘。

        小姑可太懂了。

        而花城彩羽呢,则是一脸无语地看看自己亲妈,随后又看看饭沼勋,眼里逐渐有了几分嫌弃。

        ——倒不是讨厌饭沼勋,只不过妈妈好像还挺喜欢这家伙的,那我就讨厌他好咯。

        别问,问就是叛逆!

        这边,花城栗子眼神上下打量着他:“饭沼勋是吧,我记住你了。”

        文学少妇那张小巧脸蛋上的阴郁忧伤的气质,缓缓散去,露出一个空灵温柔的笑容。

        ——好像绽放的水仙花。

        饭沼勋还在琢磨她葫芦里卖什么药,只见她侧头,示意他往旁边看。

        转头过去一看,发现一名西装革履的社畜打扮的人,带着一群衣领上纹着条红色鲤鱼的大汉往警察署里冲。

        ——极道跑警局来捞人了!

        领头的那个社畜,眼神锐利如鹰,膨胀起来的西服下似乎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

        这人远远看了眼饭沼勋后,似乎是威胁,过后就领着手下进了警署。

        “那位是红鲷组的加藤副组长,剑道十段的顶级高手,你要小心了。”花城栗子简单地介绍了下,然后看着饭沼勋,说道:“你若是搞不定,可以进宫找我。”

        饭沼勋一愣:“宫?”

        “自然是皇居。”

        花城微微抬起头,雪白的下颚对着饭沼勋:“我是宫里的记事女官,认识不少皇族中人。一般的事,我都能摆平……”

        饭沼勋心想,有大腿可以抱了。

        “不过……”

        花城栗子略一停顿,眼神轻描淡写地掠过姐姐冰冷的脸蛋,红唇轻启:“若你来找我,就不必再回姐姐身边了。我可以给你更好的……”

        “……”

        花城杏子的拳头,硬了!

        当我的面抢我的人?

        花城杏子猛地深呼吸一下。

        啊啊啊,好气,看我不撕烂你这小绿茶的臭嘴!

        “喂,杏子阿姨……”

        饭沼勋赶紧伸手拦在她身前。

        花城杏子侧头一瞪眼,气势汹汹地质问:“你有什么事?(你要偏袒这臭女人是吗)”

        “呃,咳咳,人多,这里人多,阿姨您冷静点……”饭沼勋背脊有些凉,被花城杏子瞪得心慌,赶紧小声补充一句:“我永远忠诚于您!”

        花城杏子轻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

        然后,她如同骄傲的天鹅般,仰着脖颈去看妹妹,用神态轻蔑妹妹。

        饭沼勋暗暗忍笑。

        从见到妹妹开始,杏子阿姨冷傲主母的人设,就一步步崩坏了。

        看着姐姐得意的样子,花城栗子不干了。

        她精致的鼻尖轻哼了声,指尖托着雪白下颚,眼眸里又流露出那种自然而然的哀愁。

        “也罢也罢,看来姐姐是寻觅到真正的良人了。我不过是下贱继母生的外人,确实不够入姐姐的心头,姐姐应该直言,省得小妹如此纠缠一番,倒是显得小妹无理取闹了。”

        说罢,她垂下头,手背抹抹眼角。

        “嘶!”

        饭沼勋不禁头皮一阵发麻。

        是你,花城黛玉子!

        尽管知道是假的,可瞧见她那哀伤凄美的姿态,依然能直击人心最柔软之处。

        面对扭捏作态的妹妹,花城杏子又一次哑口无言。

        性格高傲,喜欢直来直去的她,从小到大都没法应付妹妹卖惨这一套。

        “姐姐,小妹这就走了……”

        花城栗子抬头,长长的睫毛颤啊颤的,眼里有着一抹诀别的哀伤。

        这时候的她,可不是什么婊婊的继母生的恶毒妹妹,而是一个即将和最后一位亲人告别的可怜弱女子罢了。

        “我只想做姐姐的妹妹,可姐姐不领情,小妹没法再继续坚持了。如今姐姐有了心上人,怕不是要留小妹一人暗自神伤,垂泪到天明……哎,小妹也是命苦啊,怨不得姐姐。姐姐,以后你的世界没有小妹了,你要保重啊……”

        说罢,她落寞地转过身去。

        远处呼地吹来一阵风,树叶、积水和她的头发随风一同飘动,让她脸上的微笑显得更悲伤了。

        “……”

        花城杏子觉得心头好堵。

        这个家濒临破碎的边缘,如果小妹也就此离开的话,就要家不成家了。

        她一直保持着坚强冷傲的姿态,拼了命要维护的,不正是这个家吗,如今又怎能眼睁睁看着家散了……

        虽然讨厌小妹,可她毕竟是家人啊。

        在花城杏子心中,家人第一位,贞洁第二位,自己的性命排第三。

        “栗、栗子……”

        花城栗子停下脚步。

        背对姐姐的她,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容,她从小就懂: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花城杏子忍不住朝前走过去:“我们好好聊聊。”

        饭沼勋一把拉住她,压低声音骂道:“白痴啊你!她哭,你不会哭是吗?”

        “我不会哭。”花城杏子很认真地回答,没开玩笑的意思。

        “我帮你。”

        “诶?啊——”

        饭沼勋飞速在她大腿内侧的嫩肉上掐了把。

        一瞬间,花城杏子脸颊扭曲,两行清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她瞧着饭沼勋的瞳孔里,含着莫大的委屈——阿姨被你弄得好痛!

        “快去吧!”

        饭沼勋一把将她往前推。

        背对着后面,等了好久没等来姐姐下文的花城栗子,疑惑地转过头了。

        “姐姐,你……”

        小妹的话被卡在喉咙里了。

        她那个清高冷傲,宁愿被误解也不软弱求饶的姐姐,此刻眼眶含泪,眼神哀伤不已。

        “姐,姐姐……”一时间,花城栗子开始慌了,“您,您这是怎么了?好了好了,刚才不过是玩笑而已,您别当真,别哭了啊……”

        连敬语都用上了呢。

        “栗子,我,我也不想哭的啊……”

        花城杏子忍不住扑到小妹身上,双手死死拽着她的双臂,银牙紧咬——好痛好痛,饭沼勋你个混蛋,阿姨我大腿内侧肯定被你掐出青紫来了……

        “姐、姐姐……”

        花城栗子满脸不自然,双手无措地在空中舞了舞。

        和姐姐斗智斗勇有她有经验,

        可安慰伤心的姐姐……

        这就触及到小妹良心的盲区了。

        花城杏子红红的眼眶一眨不眨地盯着小妹,吸着鼻子,忍着痛啜泣:“红鲷组肯定要报复的,姐姐无所谓,可不能让伊织出事,你要保护好她。听到姐姐的话没?”

        要是有经验的话,小妹肯定会一脸冷漠地推开姐姐——老姐别乱蹭鼻涕,高订丧服很贵的。

        但现在嘛……

        从小到大第一次见姐姐哭,花城栗子此时,已经方寸大乱。

        “好了,我答应您,别哭了……”

        小妹的双眼也有些红红的。

        瞧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姐姐,破天荒地,她那颗黑透了的小心脏竟然也在隐隐作痛。

        很快,本就水多的妹妹再也忍耐不住了,抱着姐姐的肩头,哇一声哭了起来。

        “呜哇,姐姐,小妹对您不住啊……”

        姊妹情深,怪感人的咧。

        然而,看透一切的两位花城家的美少女,却对此不屑一顾:塑料姐妹情,虚假!

        ※

        春季雨水反复,天色逐渐变黑时,大雨又下了起来。

        姐妹情深过后,在回家路上的花城栗子,靠着车窗,抹着眼泪,看着被雨水淋湿的东京街景,触景生情般哀伤地呢喃:“我那姐姐,从小就是个高傲的公主。今天哭得那么惨,想必是内心的压力到了极限,我居然还想着从她身边抢人,这着实不该啊……”

        副驾驶位上,花城彩羽抬头,从后视镜里看到亲妈哀愁和自责的侧脸。

        “妈,我就说,有没有一种可能……姨母只是把你惯用的那一套用在你身上了而已?”

        “……”

        车厢内安静片刻。

        花城栗子眼里的泪水瞬间消失,猛地一拍大腿,咬牙切齿地骂道:“那臭八婆,居然如此阴险如此狡诈,本以为她是个心高气傲的主,没想到也如此绿茶,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花城杏子,今天的事就不算完,我现在就搬回家抢你的男人……”

        “咔嚓!”

        花城彩羽把这一幕拍下来发到了社交软件上,并且配文:大家快来瞧瞧,这儿有个文学老妪破防了。

        123sk.com      365zw.net      jdxsw.com      biqulou.com  



        supedu.com      qushu.net      flxsw.com      5ycn.com



        dbiquge.com      lwxs5200.com      365zw.cc      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