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 网游竞技 - 东京:从借宿家母闺蜜开始在线阅读 - 第6章:姐妹修罗场Pro Max版!

第6章:姐妹修罗场Pro Max版!

        寺庙大门方向,传来警笛声。

        警察已经到了。

        不行,不能让阿勋被警察带走……

        花城杏子眼神一冷,朝妹妹看了眼,心想哪怕自己拉下面子去求那小阴逼妹妹,也不会让阿勋被警察带走。

        于是她就迈开脚步,朝妹妹走去。

        然后……

        “唉哟~”

        义母大人表情痛苦地蹲下来,小手忍不住揉了揉脚踝。

        视线中,那个红鲷组的人,已经来到了饭沼勋面前,她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伊藤润文,来自红鲷组。”他脸上维持着笑容,看着饭沼勋,手指了指花城杏子站的地方,“夫人的亡夫,是在下的侄子。”

        “有何贵干?”饭沼勋淡淡地问。

        伊藤润文嘴角一挑,阴阳怪气地笑道:“刚才的事我都看到了,你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恐怕是个十足的不良少年。身为一个安分守己的市民,我很害怕你这种人,所以要配合警察将你送去青少年监狱接受改造管教。”

        “你恐怕没这个能力。”饭沼勋笑了。

        “哦?”伊藤润文指了指地上躺着的死猪,胸有成竹地开口:“你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田中先生打成重伤,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你哪来的脱罪自信?”

        花城杏子担心的正是这个。

        饭沼勋年龄才十五岁,除非是杀人放火等重大刑事案件,否则是不需要背负刑事责任的。可打架斗殴把人打成重伤是绝对的刑事案件,他虽然不会因此去坐牢,但绝对会留下刑事记录……

        在日本这国家,有刑事记录,和好大学基本无缘了!

        花城杏子有担心的原因,可饭沼勋又怎么可能会没想到这点。

        他转头看向一边的花城伊织。

        ‘天使,该你上场了。’

        美貌无双的少女,默默走上前来。

        “伊织?”

        姑母和小姑都疑惑地出声。

        花城彩羽看了表姐一眼,又无聊地移开视线,十足的叛逆小太妹一个。

        “小妹妹,你想干什么?”伊藤润文眯着眼,意味深长地笑笑:“现在还没轮到你上场,等着吧,会有看上你的人去找你的……”

        花城伊织同样不搭理他。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她蹲下来,抓起田中三郎的衣袖,把他的手抬起来。紧接着,她移动那只手,在自己丧服的领口和袖口等地摸了摸。

        伊藤润文脑子一惊,暴怒喝道:“慢着!”

        “非礼啊!”

        花城伊织大喊了起来。

        “……”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蹲在地上揉jiojio的花城杏子,眼睛瞪得像铜铃,好像第一天认识自己的侄女那样。

        美貌得如同天使般的少女,小手扯下了丧服领口,露出里头的白色内衬,顺便把头发搔得乱乱的。

        别说,她这样,还真挺像……

        饭沼勋看得一阵头皮发麻。

        这一招,太狠了。

        “……”

        伊藤润文脸上的表情僵硬了。

        他张嘴啊了声,想要说话,但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这混蛋!”

        饭沼勋直接上前甩了他一巴掌。

        能把野猪和黑熊打得嗷嗷叫的力气,直接扇得他的一边脸肿了。

        一巴掌下去,还不过瘾。

        饭沼勋一只手抓住他的衣领,另一只手高高扬起:“居然敢非礼我的未婚妻,我和你拼了!”

        等等!

        我什么时候非礼你未婚妻了?

        伊藤润文满头雾水。

        这时候,他忽然觉得衣袖被人扯了扯,歪头一看,只见天使般纯洁的少女提起他的袖子摆动,让他的手在她的衣服上蹭蹭地留下了几处指纹。

        最后,衣衫凌乱,披头散发的美少女,一脸惊恐地缩回到目瞪口呆的姑母身后,喉咙里挤出几声假哭。

        “姑母,我害怕,呜……”

        “……”

        伊藤润文张大嘴巴。

        看那冤屈的表情,他似乎是想说点什么,但饭沼勋的第二巴落了下来。

        原本只肿一边的脸,很快就对称了。

        “我,我……”

        伊藤润文整个人都麻了。

        身为极道中人,他对日本警方和检察厅的尿性可太了解了。

        当一次出警有两起案件叠加起来时,检方往往只会起诉一定能胜诉的那起案件,而警方也也会倾向于去处理比较简单麻烦少的那一起。

        眼前涉及到两起案件。

        打架斗殴,以及非礼,不对,是对未成年少女强奸未遂。

        日本警方可最喜欢这种情况了。

        办打架斗殴的案件,需要走一套很复杂的取证程序,才能下逮捕令。辛苦麻烦且不说,还特娘的不算资历不算功绩,纯属费力不讨好的活。

        但强奸未遂就不同了。

        只要受害女性出面指认,无论有没有证据,都可以先把人给拉回警局去。

        如果对象还是未成年人的话,那好了,都不用审了,直接判吧!

        日本经济繁荣的年代,小仙女们之所以可以横行霸道,这些警察首先得背一个大锅。

        “……”

        伊藤润文内心,渐渐开始慌了。

        眼下两起案件叠加,除非少年暴起杀人犯下比强奸还重的罪,否则他伤人的事绝对不了了之,这个案件百分百会被当成强奸猥亵性骚扰案来办。

        或许你会说这是诬陷啊,在场的供应商都可以作证!

        但没监控啊。

        而且这些供应商们还都是一伙的呢,他们的证词不能算。

        想到这件事会带来的后果,伊藤润文嚣张不起来了,正要开口求和。

        然后……

        饭沼勋一个膝撞往上抬。

        伊藤润文弯腰捂裆,脸色瞬间涨红。

        接下来的事,就很简单了。

        警察们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两个中年男人躺在地上挣扎,另一边有位少女泪眼婆娑地缩在姑母的怀里,嘤嘤嘤地哭泣着。

        “警察同志,快来!”

        少年最后朝地上的人各补了一脚,才冲着警察大吼道:“就是这两个家伙非礼我的未婚妻!”

        “……”

        太狠了!

        在场的供应商,除开铁了心跟着红鲷组走到底的,别的都从少年的举止中感受到了花城家绝不妥协死磕到底的决心,一时间,不少人逼宫的念头,动摇了。

        ※

        “情况我们基本了解了,我们会加紧处理这起案件,你们可以先回去。”

        “有劳了。”

        “需要叫车送你们吗?”

        “不用。”

        大约一个小时后,涩谷警察署里,一名警官护送着花城家的人走出来。

        刚才在局子里头,花城伊织楚楚可怜地控诉了一番对方的无耻行径,那演技逼真得啊,直接让做笔录的警察姐姐怒火中烧,冲去隔壁审讯室往死里踹了本来就被打得半死的伊藤润文几脚。

        花城杏子和饭沼勋也分别做了笔录,最后被一名叫日暮的警官送到警署门口。

        “对方会被定罪吗?”饭沼勋追着问。

        “这个嘛……”日暮警官面露难色,“性骚扰是基本可以定罪的,但强奸未遂,呃……目前尚且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对方有强奸的意图……”

        “警官先生,您肯定不是因为他们的背景才说判不了的对吗?”饭沼勋看着他,义正言辞道:“我相信警察不会让我们普通市民失望的!”

        日暮警官欲言又止。

        他这种老油条,其实大概能猜到事情原本的真面目是怎样的,所以听着他自称“普通市民”时,肚子里有一堆槽想吐。

        你还有脸说自己普通?你看看那两个人被你打得多惨,要不是实在找不到你打人的竹刀在哪,你就要成被告了……

        作为一名警官,日暮要维持自己严肃和公证的形象,不能在没证据的情况下乱说话。

        他只能板着脸点点头,和少年保证道:“我们一定会维护法治,坚守底线!”

        “谢谢您了。母亲,伊织,我们回去。”

        饭沼勋俨然一副家主的模样,带着两位女眷离开警署。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小了,变得跟丝线一样细。

        天空的阴云散去一些,淡淡的午后阳光,落在树叶上反射出淡绿的色彩。

        花城杏子走路一瘸一拐,每一步都咬着牙,显得很痛苦的样子。

        饭沼勋察觉到了她的异常,伸手过去:“母亲大人,您怎么了?”

        “别叫我母亲!”花城杏子扭头看过来,摆出长辈的威严说道:“无论是义子还是未婚夫,都只是权宜之计,都还没和你母亲打过招呼,你不能当真。”

        “明白!”

        饭沼勋转头,看着花城伊织:“前任,你好。”

        天使无奈地叹了口气,揉揉眉心,嘀咕道:“幸亏只是前任。”

        美丽的俏寡妇眉头紧锁,脸色有些发白。

        几率头发从发髻里逃出来了,被汗液打湿后紧紧地黏在脸颊上,让她看着多了几分柔美的气质。

        “您不舒服?”饭沼勋又问道。

        “崴、崴脚了……”

        “我扶着您。”

        “不用……”

        花城杏子摇头拒绝。

        崴到的右脚脚踝,已经又红又肿了,每走一步都在发疼,可她不敢让饭沼勋过来扶着。

        毕竟男女有别……

        而且啊,这不是还有侄女在么。

        花城伊织瞥了姑母一眼,却不打算伸手援助。

        “……”

        花城杏子觉得好受伤啊。

        ‘我拼了命也要维护你,你却扶我一把都不肯……’

        “姑母,不是我不肯。”花城伊织面色淡然地往前一指,“而是你很快就会主动让他扶了。”

        “瞎说,我怎么可……”

        花城杏子边说,边转头往前看。

        然后,余下没说话来的话,就被她咽了回去。

        前方就是警署门口,丝丝雨幕中,站着一大一小两个美女。

        大的看着三十出头,呈现出古典美的鹅蛋脸上戴着小巧精致的金丝眼镜,整体有一股雍容华贵的贵妇感;

        以黑色为基调的丧服,裁剪得体,衬托出她实在是过分的婀娜身段,一副里番女主的样子。

        小的那位十三四岁,是个高挑的金发美少女。

        她的容貌和大美女有七分像,青涩的风情颇为动人,只是表情有些清冷高傲。

        这对母女自然就是花城栗子和花城彩羽了。

        花城杏子瞬间就觉得背脊一凉。

        实属是对妹妹的ptsd又犯了,她下意识地伸手搭在饭沼勋肩上,语气也不受控制地变成了软弱无力的夹子音:

        “阿勋,扶着妈妈……”

        “哦呼~”

        饭沼勋直接心头一荡。

        阿姨她又娇,又软,还会夹子音……

        刚才还满脸高冷地不让叫母亲不要扶,现在不仅骚气十足地以“妈妈”自称,还主动抱了过来。

        妹妹有那么可怕吗?

        花城杏子也察觉自己嗲过头了,想要把手抽回来。

        结果饭沼勋伸手过来搀扶她,不让她缩回去。

        他身上那股好闻的马鞭草味,也让花城杏子有些不想放手。

        “你和栗子阿姨不对路吗?”

        “哼,何止不对路……”

        两人一边朝花城栗子走去,一边小声对话……准确点说,是义母大人在吐槽小妹。

        “我是花城家的嫡长女,哪怕有了个弟弟,家庭地位依然是最高的,过得都不知道多滋润……可后来母亲因病过世,父亲娶了个继母,不久后家里多了个妹妹,我的日子就开始难过……”

        嗯?

        这剧情……

        饭沼勋略一琢磨,问她:“是不是妹妹出生后,你继母就开始吹父亲的枕头风,害得你被父亲冷落了?”

        “……”

        花城杏子缓慢地点点头。

        瞧她眼底深处的黯然,饭沼勋又想了想,然后肯定道:“很快,妹妹长大了。但她表面上是个文静可爱乖巧听话的妹妹,背地里呢,却是个人面兽心的小婊砸,总是以各种方式欺负你?”

        “……你怎么知道的?”花城杏子满脸震惊。

        “韩国财阀剧都是这么演的。”饭沼勋忍着笑回答。

        我家的情况有那么狗血吗……

        花城杏子内心有种小女孩的黑历史被发现了的感觉,于是赶紧转移话题。

        “总之呢,我这个妹妹最擅长的就是摆出一副文学女青年的娴静模样来博取好感,但实际上啊,哼!哼——”

        这两声“哼”好可爱。

        不过从这里也能看出来,她是真的怕了这妹妹。

        见饭沼勋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她就有些急了,揪着饭沼勋耳朵说道:“她这个人最喜欢抢我的东西了,你可得担心点,别被她抢走了!”

        欸?

        饭沼勋神情一乐。

        姐妹修罗场?

        还是少妇大车版的!

        你要说到这个的话,那我可就有兴趣了,我要在你们两个之间左右逢源,见缝插针……!

        123sk.com      365zw.net      jdxsw.com      biqulou.com  



        supedu.com      qushu.net      flxsw.com      5ycn.com



        dbiquge.com      lwxs5200.com      365zw.cc      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