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 网游竞技 - 东京:从借宿家母闺蜜开始在线阅读 - 第5章:真不体面,不讲究!

第5章:真不体面,不讲究!

        凄风冷雨,飘落在寺庙上空。

        人影憧憧,仿佛乡间过节般吵闹,杂乱的脚步声响彻雨脚泛白的庭院。

        “夫人不要回避了!”

        “就是啊,推个小孩出来算什么!”

        “这是商场,不是过家家!”

        以田中三郎为首的几个人,围着花城杏子,展开了最猛烈的攻势。

        飘雨的廊檐内,三女栗子身穿丧服,躲在人群边缘看戏。

        她那明媚的桃花眸瞪得又大又圆,又黑又亮的眼珠子转啊转的,就等着姐姐出丑然后她上前搭救了。

        两位少女呆在她身边,都一副清高冷傲的模样,对这边的事毫不关心。

        面对诸多供应商,花城杏子不动声色。

        她素来意志刚强,头脑冷静,感官一直是处于平静状态。

        方才在灵堂里只是身体撑到极限了,才破天荒露出了一丝软弱,让这些小人觉得有机可乘了。

        好在饭沼勋的出现,让她把这口气缓了过来,她只要揪住供应商违约的事实不放,表现出自己强硬的态度来,有些摇摆不定的人就会知难而退了。

        “母亲,拿着。”

        “嗯?”

        刚准备反击的花城杏子,手里多了把湿漉漉的大黑伞。

        她表情一愣,凤眸瞪大了,惊讶地望着挡在自己身前的饭沼勋……

        “少年人,这里没你的事!”有个上了年纪的大叔倚老卖老地说道。

        “怎么会没我的事?”饭沼勋依旧笑得谦和礼,“我是花城家大女的义子,是二子的女婿,这个家有我的一部分,我这么说不过分吧?”

        “你能怎么办?”田中三郎咄咄逼人地问。

        在场的众人,心里都有同样的疑惑。

        这样的场面,根源绝不在他们这些供应商,而是背后的红鲷组……你一个小孩子还能上天不成?

        花城栗子乌溜溜的眸子,审视着饭沼勋。

        哎呀,好纠结!

        一方面希望看到一个少年英雄,一方面又希望姐姐落难……

        “最好的结果,应该是今天看到一个少年英雄,明天他就被我从姐姐身边抢过来了……”花城栗子掌心托着下颚,青葱玉指轻轻敲着自己的脸颊,视线紧紧盯着饭沼勋不移开了。

        这时,少年说话了。

        “诸位,你们刚才鞠躬时的悲痛,我都看在眼里。我很欣慰啊,看来我们花城家这么多年来养的狗,终究还是懂得感恩的狗,而不是一群吃里扒外的白眼狼。”

        说这话时,饭沼勋表情平静,语气却有着三分热血三分感动。

        只不过呢,在供应商们听起来,他的话就多少显得阴阳怪气了。

        “喂,你闭嘴!”田中三郎依旧彰显着带头大哥的风范。

        “所以!”

        饭沼勋忽然加大音量。

        风雨中,少年的声音宛如惊雷,压倒性地盖过了全部人的议论。

        “鉴于你们如此忠诚,我可以代表花城家原谅你们今天的逼宫行为,只要……”

        天空忽然传来轰的一声,雷光一闪而逝,照亮少年的脸。

        一瞬之间,在场的人都看清了他脸上那种睥睨蔑视的神态,但雷光一瞬过去,众人看到的,又只是那张温和的笑脸。

        “带头的这几位,自动自觉按照合同规定把违约金交了,今天的事就不追究了。这要求不过分吧?你们谁有意见的,可以站出来说。”

        说完,饭沼勋笑容和善地看着诸位供应商。

        但这笑容却让不少人心里发毛。

        这孩子,好嚣张啊……花城杏子眉心微蹙。

        生怕饭沼勋会被被人嫉恨,这位新晋义母把伞靠在走廊上,掏出手帕擦干净手上的水渍,然后往前迈开脚步,打算到前面出言缓和一下气氛。

        结果,湿漉漉的伞直接倒在了地面上。

        急着去帮饭沼勋解围的花城杏子,没注意看脚下,直接就一脚踩了上去。

        “哎~”

        脚上穿的是木屐,重心不怎么稳,花城杏子踉跄地后退了一步,一下子把右脚给崴了。

        她皱着眉,咬咬牙,硬是忍着痛站起来。

        继续往前走去,但脚步已经一瘸一拐的了。

        饭沼勋刚才的话,已经惹众怒了。

        大庭广众下被一个小孩这么说……

        这面子可就丢大了啊。

        “好大的口气,你算什么东西!”

        “别在这里指手画脚!”

        “哪怕夫人都不敢这样和我们说话。”

        “看来和花城家断绝合作真是做对了,哼——”

        群情激奋的供应商破口大骂。

        而真正左右着这场闹剧的大人物,躲在后头,抱着看戏的好心情围观中。

        花城杏子被吵得脑袋发昏,但这种时候她又不能退,只能强撑着疲惫的身体和剧痛的脚踝,脸色苍白地移到饭沼勋身前,极力做出镇静的样子,高声道:“诸位,请听我一言……”

        然而,此时已经没人听她的了。

        哪怕饭沼勋也不听。

        这胆大包天的义子,直接搂住她的腰,直接将她双腿离地抱回了后面。

        “都说了,交给我就好!”

        饭沼勋笑着说道,俊俏黑亮的眼睛十分镇定地瞧着双脚离地,整个人都被抱在怀里的漂亮义母。

        “……”

        花城杏子整个人都懵在了空中。

        他,他,他居然敢搂义母那纤细曼妙、不能被亵渎的尊贵腰肢,太……太不想像话了!

        逆子,逆子——

        等义母反应过来,眼神逐渐变得愠怒时,饭沼勋赶紧补了一声调侃意味十足的“母亲大人站稳咯”后,才慢慢把她放回地面。

        双脚落地,崴到的脚踝被刺激到了,花城杏子眉心吃痛地一蹙。

        “怎么了?”饭沼勋疑惑地问。

        “没、没事……谢天谢地,你眼里还有我这个长辈,别给我闹出无法收拾的场面来!”

        花城杏子简短而气愤地回了句,接着赌气般转过视线不去看他,自己小声逼逼:“今天的事,我一定要和你妈告状……”

        夫人可爱捏~~

        饭沼勋转过身,继续面对愤怒的供应商们。

        自认为自己是领头人的田中三郎,从一堆供应商中走出来,站到了少年的身前。

        他眼神斜睨,嘴角阴险地勾了起来,“少年,你还在读书,我们不会过多为难你!是吧,夫人……”

        说着,他又看向了饭沼勋身后的花城杏子:“在商言商,违约这事我们认,要赔款我们也认,您总得出来和我们商量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大家坐着好好说,何必要走到对簿公堂的地步呢?当然,您若真要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也不是不行,就怕你们孤儿寡母的耗不起……”

        “啧!”

        花城杏子眼神厌恶,宛如在看垃圾那样。

        “哈哈~”

        田中三郎得意地笑了声,视线淡淡地回到饭沼勋身上,以长者的姿态对着他开口:“念在你还年纪小,现在跪下来土下座道歉,我们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

        乳臭未干的小子。

        跟我田中斗,你还嫩了点!

        “我说油腻大叔,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饭沼勋微微低头,俯瞰着矮胖子:“就你这体格,我打你都不用出汗。”

        “什、什么?”

        田中三郎圆鼓鼓的脸上,露出惊讶不解的表情。

        他什么意思?

        难道他还敢打我?

        当然!

        “刷!”

        空气中忽然响起破风声。

        一把竹刀不知道何时冒了出来,被少年握住,反手一抽。

        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啪”的一声闷响,下一秒,田中三郎跪在地上,发出了杀猪般凄厉的惨叫。

        “啊——”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谁到没想到这看着温和有礼的少年,会没有任何征兆地突然动手。

        真是的!

        有什么事,好好谈嘛!

        大家都是上流人,你一言不合就把田中打得那么惨,不知道什么叫体面嘛!

        饭沼勋才不管这些家伙怎么想。

        在他的人生信条里,能当面出的气,能当场报的仇,绝不留着隔夜。

        脸上被打出了一条红肿印记的田中三郎,还在发出哼哼唧唧的惨叫,眼中涌起了浓浓的怨毒。

        “你这个小疯子,你完蛋了,我要报警……”他恶狠狠地瞪着饭沼勋,脸上肌肉疼得扭曲不已,“你别指望好好上学了,少管所才是你的归宿,报警,快给我报警……”

        旁边马上有人拿起手机,拨打了110。

        饭沼勋任由那人报警,都懒得看一眼,手中的竹刀轻轻敲打着田中三郎的脸,笑着说道:“我知道你背后有人,把你打死都没用。可你这张脸太讨人嫌了,不打不解气啊……”

        他的声音不大,但很清晰,足够在雨中传到更远的地方。

        外围看戏的那两个大人物,脸色不为所动,只是嘴角微微挑起戏谑的弧度。

        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事,他们不必藏着掖着,但也不必公然跳出来给全天下看不是么。

        “既然你知道,那你就等着吧……”

        田中三郎也算个狠人,疼得都要晕迷过去了,却还能扬起脸,表情怨毒地吼道:“我身后的人不会放过你们的!等你进了少管所,花城家的女人就全是我的人,我要将她们全部卖到歌舞伎……啊——”

        他的话没说完,脸颊上又挨了一下。

        饭沼勋手中的竹刀是系统里换出来的,硬度很不错,这一抽直接把田中三郎的牙都抽碎了两三颗。

        不得不说,打人的手感,比打野猪打黑熊要好多了。

        野猪皮糙肉厚,一竹刀下去,反弹回来的力度会把手震得发疼;黑熊毛厚脂肪多,打下去软绵绵的,没有打击感回馈;

        人打着不软不硬,手感刚刚好!

        田中三郎捂着脸,倒在地上翻滚。

        从他嘴里流出来的血水,里头有白白的牙齿碎片。

        这也太惨了.……另外几个供应商吓得连连后退,额头沁出汗水。

        边缘的一些人,身体甚至被挤出了走廊外面,任由雨水打湿衣服,任由手脚冰凉也不敢说话。

        看戏的那两个大人物,脸上戏谑的表情也没有了。

        这……

        太不体面了!

        上流社会的人,哪有一言不合就打打杀杀的!

        “还有谁要上来吗?”饭沼勋望向这群人。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建材商,个个眼神躲闪,支支吾吾。

        大人物?

        屁咧!

        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和饭沼勋说过一个道理——日本现在那些身居高位的“大人物”,基本都是子承父业而来的二代、三代,他们不缺有能力的,但缺有血性的。

        真正靠自己白手起家,心狠手辣有魄力的狠角色,只能说万中无一。

        究其原因,失去的三十年中,日本人向上跨越阶级的通道基本被堵死了。

        很多东西都是生下来有的,就有;生下来没的,这辈子都不会有了。

        完全固化的社会结构,顶层高枕无忧、中层安于现状、底层躺平摆烂;如此缺乏活力和竞争的社会,又怎么还可能诞生有血性的英雄呢?

        时势造英雄啊……

        没有时势,哪来的英雄?

        像现在这样一群大男人被一个少年吓的连气都不敢喘的事,放武德充沛的昭和年代,是不可能出现的事。

        哼,这家伙还算不错……

        花城栗子颇为满意地颔首。

        她这个闷骚女文青,早就对现如今日本越来越娘化和宅化的男人感到不满了,还得是纯粹、无垢、热血、无谓生死、再加上帅到炸裂少年武士,才能让她有如痴如醉的感觉。

        “你、你……”

        顽强的田中三郎,举起手来指着饭沼勋。

        饭沼勋反手又一抽。

        “咔——”

        手臂骨骼断裂的声音,让好几个人哆嗦了下。

        这一次,田中三郎只来得及“啊”了声,整个人就疼得晕了过去。

        余下的供应商,脸色巨变。

        他们本来就是松散的利益联盟,要不是背后有人教唆,也不会集体来逼宫。

        闹一闹,能吃到肉最好,吃不到就赶紧松口,不然会像田中桑一样把牙齿都磕掉了……

        有些本就持中立态度的人,脸上更是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局面似乎有所好转了。

        大雨之中,一直看戏的两个大人物中,有一个人朝少年走了过来。

        “轰!”

        整个世界忽然一白。

        猛烈暴风仿佛要将天地翻覆般吹来,女眷们长长的丧服袖子,被吹得向后翻卷。

        花城杏子目光坚毅。

        狂风吹乱了衣裳,但那盘起来的发髻依然一丝不乱,依然高贵优雅。

        123sk.com      365zw.net      jdxsw.com      biqulou.com  



        supedu.com      qushu.net      flxsw.com      5ycn.com



        dbiquge.com      lwxs5200.com      365zw.cc      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