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 网游竞技 - 东京:从借宿家母闺蜜开始在线阅读 - 第1章:母亲的闺蜜

第1章:母亲的闺蜜

        (多女主,篇幅多的女角色全收。)

        三月末,樱花正值盛开。

        坡道两侧的樱树间,黑白幕布连绵不断,尽头处正吵吵嚷嚷地举办佛事。

        空气中有葬礼的味道。

        樱花的鲜香、线香的清香、附着在丧服上的樟脑幽香,还有初春潮湿的土腥味……以上种种味道混合在一起,变成一种带有迷信色彩的气味,就是所谓葬礼的味道。

        饭沼勋提着行李,慢慢往坡顶走去。

        缓坡两侧鳞次栉比地座落着一栋栋豪宅。

        每一家每一户都装饰得极为考究,看来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位于坡顶的那栋独享最高处风景的宅邸,正在举行丧礼。

        擦肩而过的人,大多身穿黑色丧服,神情肃穆。

        每张脸在黑色的包裹下似乎都长得一样,简直就像在聚集到糖果旁边来的蚂蚁。

        “多么豪华的葬礼啊。看来是个有钱人家嘛,母亲那乡下悍妇怎么会有这种家庭的闺蜜……”

        饭沼勋混在人群朝坡顶前进,视线的正前方,逐渐出现庞然巨影。

        那便是他此行的目的地。

        ——花城家。

        略带寒意的春风吹拂而来。

        坡顶上边,放眼所及,皆是樱花雨。

        “阿嚏……”

        饭沼勋接连打了三个喷嚏,才走过这段看起来很美,但实际很费鼻子的路。

        停步,环顾眼前。

        斑驳漆黑的围墙,变成黑色的黄铜大门,残留着熏黑痕迹的砖瓦木头,刻画着岁月痕迹的漆黑墙壁……整座宅邸好像都是黑色的,像舞台布景。

        从西式大门进去,到和式宅邸的正门,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这段路上挤满了人,吵吵嚷嚷。

        好几个身穿法衣的和尚手里拿着锡杖,铿铿锵锵地摇晃,似乎是在驱魔。

        “该去哪里找杏子阿姨呢……”

        面对这混乱的场面,站在大门处的饭沼勋,一时犯了难。

        他今天刚从北海道旭川来到东京,本来是要投奔母亲的闺蜜花城杏子的,但来到花城家一看,阿姨这儿好像死人了……这时机可真不妙。

        要不找个旅馆住几天吧?

        这念头刚涌出来,饭沼勋就提着行李就转身,打算往回走。

        这个时候,一把稚嫩的声音,忽然把他叫停。

        “你刚才叫杏子阿姨?”

        好纤细、好清脆的声音——饭沼勋忍不住赞叹。

        他侧头往旁边看去。

        篱笆墙边上站着个少女。

        今天光线昏暗,但看到她的一刹那,四周的亮度好像都骤然提升了。

        像天使降临一样的出场。

        柔和的圣光中,少女笔直的黑发微微发亮,雪白的肌肤透着瓷器般的光滑质感。

        容颜清丽,气质优雅;

        腰肢纤细,胸部偏小,眼睛水灵清澈……

        饭沼勋觉得,原本沉闷的丧礼,因为她的出现增添了几分柔和的氛围。

        她水灵灵的瞳孔注视着饭沼勋旭,未发达的声带振动:“回答我的话……”

        “呃,对的。”

        隔着篱笆,饭沼勋和她对话。

        “我母亲和杏子阿姨是大学同学,我来东京上高中,母亲让我在杏子阿姨家借宿……”

        少女缓缓点头:“你认得她么?”

        “不认得。”

        “来,我指给你看。”

        顺着少女手指的方向,饭沼勋朝大门看过去。

        众多烧完香的吊唁客从屋里头出来,走在他们中间,是一个身穿丧服的高雅妇人。

        她的头发一丝不乱地盘在头上,虽无法清楚她长什么样,但即便远远地也能够从她的站姿看出她的坚毅来。

        “怎么样?”少女在一边问,表情似乎觉得很有趣,“作为花城家的大女,她今年已经三十七了,但看起来一点都不像那种年纪对吧?说是还不到三十岁的姐姐一点都不为过。”

        “我又看不清。”饭沼勋没好气地回道。

        “她旁边有个拿着牌位的妇人,那是花城家的三女,栗子小姐……”

        饭沼勋又朝旁边看过去。

        这时候,人群已经往这边走了几步,所以他看清了三女栗子的长相。

        那是个很漂亮的日式轻熟美妇,肌肤像陶器一般细腻,气质略显哀愁,柔和温顺的形象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妻子的典范”类型的女子。

        桃花眼水汪汪的。

        长长的睫毛都给哭湿了。

        看她那么伤心,饭沼勋忍不住问:“死的是什么人?”

        “是二子和长女入赘来的丈夫。”少女好像很了解一样,张口就回答了原委,“三天前,二子与姑爷双双坠楼而亡,据说都碰见了不干净的东西……”

        呼~

        一阵春风吹来。

        饭沼勋不禁打了个冷颤。

        时值三月末的初春时节,迎面吹过来的风,依旧寒冷如冬。

        “你瞧……”

        少女忽然笑眯眯地指着三女栗子小姐:“她那贞女典范的含蓄模样,是不是很可怜?但其实真的很茶呀,搞得像是她死老公一样……”

        饭沼下意识说了句:“毕竟她哥哥也死了嘛……”

        没办法,他这人心软,看不得别人的漂亮老婆被无端诋毁。

        少女瞪圆眼睛看他一眼。

        洋娃娃一样可爱的脸,流泄在小巧双肩上柔顺黑色长发,真是个盖世无双的美少女。

        吊唁的人群继续往这边移动。

        吵闹的喧哗,也在靠近饭沼勋。

        “杏子夫人走过来了。”少女又抬高手指。

        其实不用她提醒,饭沼勋早就盯着那位新寡妇看了。

        视线所及之处,樱花飘落的粉色花雨中,出现一张白皙的女性脸庞。

        那是个高贵美丽的女子。

        一席如墨般漆黑丧服裹着高挑丰满的身材,手撑白色洋伞,高耸的胸口上佩戴了一朵白花。

        仿佛仔细涂上白色颜料般的细致肌肤,稍碰即断的纤细颈部,京都人偶般精致的脸……她那空谷幽兰的气质,令人联想到了水墨画上的绝色美女。

        可她的气质却非常鲜明。

        威严、坚强、刚毅、冷静……这些词汇掠过饭沼勋的脑海,只要看着她的脸似乎就能轻易想像出她严峻的口吻。

        还有……

        难以亲近?

        对的,难以亲近。

        每一个对她心存妄想的男人都难以亲近她,尽管她的容貌只能用绝世美人来形容。

        作为一个文化人,饭沼勋不喜欢美人或美女这种庸俗而且不明不白的形容,但是关于这位母亲大学时期的闺蜜——花城杏子,关于她的容貌,“绝世”这个词是毋庸置疑的。

        尤其是她还穿着丧服。

        哦,感觉更好看了……

        饭沼勋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她被喧闹所包围着,不停地在和周围的人寒暄或者给佣人安排任务,仪态和表情堪称完美。

        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魅力,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有人在经过后还回头观望,有人看着她窃窃私语,还有人憧憬地望着她。

        “真像是个蚁后。”少女低声说。

        这可是女王型未亡人啊,天底下最棒的属性了……饭沼勋把视线收回来,看着她:“怎么没看到别的家属?只有这两个了吗?”

        “这两个还不够?”少女反问,声音悦耳得如春日融化的冰川。

        “当然够了,只不过……”

        话刚出口,饭沼勋表情一愣,旋即有些恼火地反驳:“什么叫两个还不够?你这人年纪轻轻的,可别拐弯抹角污蔑我的清白!我是那种想入非非的花心渣男吗!”

        少女不可置否地用鼻尖哼了声,稍稍侧过脖颈,看了看不远处的一名金发少女。

        “那是栗子小姐的女儿。”

        十三四岁的样子,表情无聊地在椅子上发呆,似乎对丧礼不感兴趣。

        又是一名美少女。

        两大一小都长得那么好看,这家子的基因太强了……饭沼勋不禁问:“还有吗?”

        “二子有一个女儿。”

        “在哪?”饭沼勋伸长脖颈观察。

        “我。”少女淡淡道。

        “你什么你?”

        “你这傻气的家伙!”

        “嗯?”

        饭沼勋回头看过去来。

        “花城伊织。”

        少女淡淡地自我介绍。

        两人互相对视期间,她的眸子清澈迷人,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就是说,这也是你父亲的丧礼……”

        “对的。”

        “那你……”

        饭沼勋满脸狐疑地打量着她。

        你爹死了,你怎么一点都不伤心,还有空和我扯淡?

        花城伊织似乎没有讨论这个的兴趣,把视线移开了,花城杏子恰好也朝这边走了过来。

        “伊织,要出殡了……”

        夫人的声音,与饭沼勋想象的严厉或冷淡声线,有所不同。

        音色圆润,口吻偏向温柔,不看脸的话会认为她是个贤惠的妻子呢。

        可那张脸却很严厉。

        她的鼻梁极为高挺,肤色白得教人吃惊,狭长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高挑丰满的身材,再加上气势逼人的狭长凤眸,这使得从正面看她的时候,她不仅威严十足,还给人一种高贵的感觉,能够给对视的人带来很大的压迫感。

        她严厉的视线看着饭沼勋。

        虽然没有发问,但她眼里质疑的意思,已经要满溢出来了。

        “您好。”

        饭沼勋只能弯腰行礼:“我是饭沼勋……”

        “嗯?”

        绝世未亡人稍稍愣了下。

        下一瞬,她皱起眉头,似乎觉得今天这样的场面不适合见到闺蜜的儿子。

        于是她的视线变得飘忽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过得片刻,她又自嘲地笑了笑——我在一个小孩面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那美丽的脑袋又慢慢抬起。

        动作很和缓,可一绺绑好的头发,却还是顽皮地掉了下来。

        “我现在要赶着去寺庙,没有时间好好款待你……”花城杏子用手按住头发,迷人的嘴唇露出一丝客套的微笑,“我先让佣人带你去休息,等忙完了手头的事,再好好补偿你……”

        看到这表情的一瞬,饭沼勋心中荡漾起一股不祥的气息。

        夫人你好像那戏台上的老将军,美丽的背上插满了flag呀……

        佣人走过来,带着饭沼勋去客房。

        未亡人带领丧礼大队出门。

        【叮】

        饭沼勋脚步一顿。

        沉寂已久的微波炉,居然响了。

        【您有新的限时活动——】

        【豪门遗孀(s)】

        【谁又知晓,表面上的女王,不过是个如履薄冰的可怜女人罢了。】

        【美丽高贵的花城夫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你:“你接近我到底有何目的?……你的眼神看上去不像我父亲和丈夫那种人,所以……你是来拯救我的吗?那么你有一分钟的时间,来向我展示你的诚意,否则,否则……我就罚你……舔干净我的鞋面!”】

        123sk.com      365zw.net      jdxsw.com      biqulou.com  



        supedu.com      qushu.net      flxsw.com      5ycn.com



        dbiquge.com      lwxs5200.com      365zw.cc      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