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 都市言情 - 最狂战神在线阅读 - 第两千六十五章,花动一山春色

第两千六十五章,花动一山春色

        最狂战神第一卷南洲风云第两千六十五章,花动一山春色顾红鱼从行囊里,拿出来一个圆盘状的物件,圆盘中间镶嵌着一只金玉凤凰。

        「罗盘?」

        王大强皱眉。

        叶良笑着解释道:「这可不是一般的罗盘,这是你们朱雀王在西域之外,从巫族手上抢回来的。」

        一边说着。

        叶良一边拔下自己的一根头发,卷在罗盘的凤头之上。

        紧接着,神奇的事情就发生了。

        罗盘竟然自己开始转动,隐隐发出金黄色的光芒,直到速度慢慢降低,停下来之后。

        凤头对着的方向,正好是叶良。

        「这就是它的神奇之处。」

        叶良笑道:「只要有与你们师傅时常亲近的东西,放在上面,它就能通过那件东西找到你们的师傅。」

        「当然,如果你们师傅已经死了,那恐怕就找不到了。」

        王大强连连摇头,道:「我们师傅不可能死的!」

        王翠花也重重地点了点头。

        叶良微微一笑,道:「所以你们有没有东西可以放在上面?」

        「这样一来,你们师傅是死是活,就能立马见分晓。」

        闻言。

        师姐弟对视了一眼,沉默许久之后,都摇了摇头。

        「师姐之前,最讨厌师傅的东西……她嫌脏。」

        王大强心虚地解释道:「我身上倒是有一点师傅留下来的钱,只是之前……我……我花掉了。」

        话音落下。

        房间中,响起了「嘎嘎」的乌鸦叫声。

        叶良扶额,道:「这么说来,我们是不是要回去西境你们的住处重新翻找?」

        「好像只有这种办法。」童帝皱眉道:「但他们的住处在大山里,恐怕找到还需要一段时日。」

        「不……不需要的!」

        王大强忽然说道:「前几天我们刚好写信回去给大师兄,大师兄知道我们现在跟着您修炼,也打算过来跟我们一起!」

        「之前那个住所就不再住人了,所以大师兄把很多师傅的东西都带出来了,应该有能用上的!」

        众人皆是眼前一亮。

        「那他什么时候能到?」

        这句话,却立马把王大强给问住了。

        他摇了摇头。

        「这我还真……不知道……」

        「算算时间……大师兄应该已经到了南境了,只是他要多久才能找到这里,还真不好说。」

        童帝皱眉道:「就不能打电话问问么?」

        王大强嘴角微微一抽:「大师兄他觉得电话会有核辐射……会很影响修行,所以从来都不用那种东西……」

        听到这话,顾红鱼却眼前一亮,笑道:「区区一届寻常武夫,倒是有点见识。」

        有个屁的见识……你们这群原始人……

        童帝嘴角抽搐着,暗自腹诽。

        叶良也扶着额头,道:「这么一来,线索就又断了……」

        「现在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等待了。」

        说话间。

        他有意无意地看向顾红鱼那边。

        顾红鱼依旧面无表情。

        「我知道你心里很着急。」叶良拍拍她的肩膀,道:「毕竟是你的弟弟,我能理解,但药神教很危险,太着急会适得其反。」

        「到时候就麻烦了。」

        说完这话。

        叶良才忽然惊醒般意识到了什么,目光死死地看着自己搭在顾红鱼肩膀上的手,瞳孔猛缩。

        然而。

        想象中的一巴掌却并没有来。

        顾红鱼的表情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她依旧保持着寻常的冰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叶良都愣住了。

        记忆闪回四年前,他第一次与顾红鱼见面。

        那时候他和她都不是王。

        但却已经是北境和西境的两颗璀璨的星星,受到无数强者的瞩目。

        所有人都没想到。

        他们刚见面的第一天,就干起来了,在战地里打了一天一夜,最终以叶良惨胜结束。

        而那场战斗的起因。

        便是叶良拍了顾红鱼肩膀一下子。

        叶良脑海中,不断回想着当年的画面。

        直到回到现在。

        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她也已经改变了太多。

        缓缓收回手。

        叶良接着道:「我们回去吧。」

        「说起来,这些天我陪着你们到处跑,倒是忘记了自家的事情。」

        「柔良集团,已经准备好进入东境了!」

        与此同时。

        东境。

        天子殿,某处静谧的花园,明明是冬天,却依旧郁郁葱葱,万花盛放,俨然一副春天的景象。

        黄袍天子缓缓而走,身旁跟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男子,始终弓着腰,与天子保持半步的距离。

        「我说好几遍了,江涛。」

        天子沉闷的声音响起:「单独跟着我的时候,你不用这样走路。」

        江涛却只是笑笑,道:「这是我的本分。」

        天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嘴角却是翘起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两人又往前走了一段路。

        忽然间,天子想起了什么,脸色顿时便难看了起来。

        「对了,南境的柔良集团,你可有印象?」

        「当然有。」江涛点头笑道:「就是那个叶良的公司,最近在南境做得很大,甚至连楚家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是啊……」

        天子沉声道:「原本他在南境搞搞产业倒也没什么,我都让他去做,可听说最近……他要把柔良集团搬到东境来!」

        听到这话。

        江涛浑身惊了一惊,再看天子时,眼神却变了,似乎是思索了片刻之后,他才拱手道:

        「我留意过那个人,最近确实收到了风声,他们已经打算把产业搬到东境来了。」

        「他们是第一个研发出660c的产业,在很多领域都非常占优势,来了之后,恐怕会壮大得很快!」

        天子脚步停住,看了他一眼,笑容狡黠如狐:「我没想到你会这么说。」

        江涛抬起头,面带不解。

        「别懂装不懂了。」

        天子笑着道:「不枉我提拔你提拔得这么快,你的确是最懂我的人!」

        「天子过奖!」江涛笑道。

        天子这才接着道:「关于柔良集团的问题,我问过很多人,他们为了附和我,就老是说什么……柔良集团不过是个南境企业,没有家族靠山,成不了大事……之类的话。」

        江涛笑了笑,道:「您问的很多人,都是些天子殿的老人,他们不懂商界的事情。」

        「下意识地瞧不起南境人,倒也算是正常。」

        「呵呵……正常。」

        天子笑了笑,道:「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们都看不清楚,那我还有什么必要留他们在身边?」

        江涛低着头,不敢说话。

        「罢了……」天子叹了口气,道:「柔良集团来东境,我恐怕是无法出面阻止了,但绝不能让

        他们在东境壮大!」

        「江涛,你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江涛笑着点了点头,道:「天子大人放心。」

        「我这边倒是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天子大人。」

        「西方帝国的日杰夫家族,不知您有没有听说过?」

        「日杰夫家族……」天子若有所思地回想了片刻。

        「他们是做芯片的。」

        江涛回答道:「在南境的时候,叶良曾经得罪过他们。」

        「现在,他们就要来找叶良的麻烦了!」

        天子眯起眼睛,嘴角微微翘起一丝笑容。

        「很好。」

        「希望他们能给我一点惊喜。」

        叶良原本以为请神容易送神难。

        不得到天山火灵芝的消息,顾红鱼不会轻易罢休。

        但没想到。

        在会议结束之后,顾红鱼不仅没有刁难,反倒是安安静静地跟在叶良后面离开了。

        「你接下来想去哪?」

        车上。

        叶良问道。

        顾红鱼坐在副驾驶,她的大长腿在逼仄的小空间里显得有些别扭,没办法完全施展开。

        但她好像完全不在意,而是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一栋栋划过的建筑,一个个不同的人。

        冬日的太阳光格外温暖,透过车窗照射在她的侧颜上,显得她五官格外立体。

        见她没有回答。

        叶良再问了一遍:「接下来我们去哪?」

        「桃儿。」

        顾红鱼忽然说道:「桃儿她……什么时候放学?」

        叶良愣了一愣,道:「今天是周五,他们下午好像就全是自习课了。」

        「但还是得等到下午四点。」

        「四点……」

        顾红鱼看了眼时间,道:「还有四个小时。」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

        顾红鱼那清冷的双眼中。

        明显闪过了一丝失落。

        「……」

        叶良嘴巴差点张成「o」字型。

        他忍不住上下打量着顾红鱼,皱眉道:「你真的是顾红鱼吗?」

        「该不会是最近生病了吧?你以前也不这样啊……」

        顾红鱼皱眉,不解地看了叶良一眼。

        「你很想见到桃儿吗?」

        叶良又问了一遍。

        顾红鱼眼神中流露出迷茫,沉默了许久,才道:

        「从小,我就被关在家里,夜以继日地锻炼,修炼,还有吃那些奇奇怪怪的丹药。」

        「我没有接触过什么人,也不知道怎么和别人接触,到了朱雀府之后,感觉他们对我很客气,很好,很有礼貌。」

        「但是从那些人看我的眼神里,我能明显地感受到一股浓烈的……」

        「恐惧。」

        叶良瞪大双眼。

        顾红鱼看着叶良说道:「不怕我的人,你是第一个。」

        「啊?」叶良嘴角一抽。

        「桃儿就是第二个。」顾红鱼忽然笑了起来。

        这是叶良为数不多几次,看到她的笑容。

        美得动了一山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