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 都市言情 - 天下藏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唱戏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唱戏

        天下藏局正文第一千二百二十章唱戏车继续在城区里转来转去。

        在一间废旧纸品收购站门口停了下来。

        门是开着的。

        下车之后。

        南扎想带我们进去。

        我说:“等一下。”

        转身去了隔壁的烟酒店,买了两条娇子、两瓶酒。

        咱们毕竟是来求老头帮忙的,带着东西,总比空着手好。

        南扎见我手拎着东西,说道:“同样是帮忙,为什么我的待遇囊个差嘞?”

        我反问:“你说呢?”

        南扎:“……”

        南扎这种人,属于非常典型的小城混子。

        小城混子也不是说人有多坏,但有一个显著的特点是喜欢蹬鼻子上脸,无赖小诡计玩得跟杂耍一样,对付这种人,只有三个字:让他怕。

        进了门之后。

        姜老头人不在。

        屋内的锅还有吃剩的稀饭。

        南扎说:“可能去收废旧纸壳了,也不知道他啥时候能回来。”

        肖胖子问:“有电话吗?”

        南扎回道:“姜老头年纪太大,不会用手机,我们只有等。”

        没办法。

        我们只好在废旧图书收购站等着。

        南扎倒是不客气,自己去泡茶喝。

        我则在翻看那些废纸堆,大部分都是一些旧报纸、书籍、邮票,还别说,有一些东西虽然不值钱,但挺稀缺的。

        才过了半个小时。

        南扎竟然搬了一张桌子出来,从废旧品当中翻了一副旧麻将牌。

        “四个人,刚好打几圈。”

        玩麻将果然是刻在川地百姓骨髓里的爱好!

        左右无聊。

        我们开始陪着南扎打麻将。

        南扎一直在输钱,头上的汗都出来了。

        小竹格格直笑。

        我和肖胖子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小竹说:“南老板,你每一把都打算出千,为什么到关键时刻就看看我,手又哆嗦着不敢出呢?”

        南扎一脸尴尬:“你在我茶庄赢了那么多钱,我怕你发现,没胆子出噻……不玩了,没得意思!”

        我寻思这家伙真挺好玩的。

        到了傍晚时分。

        一位佝偻着背的老头拉着一车废纸回来了。

        南扎赶忙迎了过去:“老姜头,你还记得我不?”

        姜老头看了看他,问道:“你是哪个?”

        南扎拍了拍胸脯:“我!曲比儿子,南扎!以前你在我家喝酒,还常让我出去买花生米来着!当年我进县文化队,也是你介绍的,你忘了?”

        姜老头说:“曲比?你的肝腹水好了,能喝酒了?”

        南扎无语道:“我是他儿子!”

        姜老头闻言,捏了捏南扎的脸:“儿子?这长得一点也不像啊,曲比被人戴绿帽子喽!”

        南扎皱眉回道:“我是他养子,当然长不像……那什么,我今天过来看看你,还给你带了点东西。小苏,你把烟酒给拿过来。”

        我寻思等下找东西还得靠这货,也不跟他犟,将烟酒给拿了过去。

        姜老头看到了烟酒,咧嘴笑了:“好东西啊!”

        “想起我来了不?”

        “我喝两口酒就能想起来。”

        南扎赶忙打开了酒瓶,递给了姜老头。

        姜老头咕咚咚灌了好几口酒。

        “想起来了不?”

        “没有。我得再喝两口!”

        “完球了!都已经成傻子了……老姜头,酒你别喝了,都是你的,我先给你唱一个吧!”

        南扎挠了挠头,想了一会儿,开口唱道。

        “一变村姑送斋饭,手提竹篮路上行,梳了一个麻布髻,山花插在我的鬓……”

        他在唱皮影戏。

        还别说。

        这家伙唱起来有模有样,韵味十足,不愧是文艺圈出身的,功底还在。

        姜老头一听到南扎在唱皮影戏,眼睛瞪得老大,浑浊的眸子顿时放出精光,竟然开口接唱道:“满脸笑盈盈,朴素的衣裳穿在我的身呐,斋僧饭蓝手中擎,登小道、过山峰,送斋饭脚步太匆匆……”

        最后两人开始合唱起来。

        呜呜哇哇一起唱了一大段。

        唱完之后。

        姜老头一拍大腿:“南扎,你个龟儿子,有多久没来看我喽?”

        我们瞠目结舌。

        这特么也行?

        南扎见状,松了口气:“总算想起来了!赶紧进屋聊聊!”

        姜老头手指着我们:“这几个龟儿子来做啥子?”

        南扎说:“他们是我的下属,你不用管他们,我有事问你。”

        众人进了屋子。

        南扎扶着姜老头坐下来,问道:“老姜头,当年我家老汉口述,让你记了一本小册子,关于兰朵雪山的,你还有印象吗?”

        姜老头说:“有啊!我写的书嘛!”

        南扎说:“太好了!当时我家老汉还给了你一片甲片,说是龙鳞,你还记得吗?”

        姜老头点了点头:“记得!那东西可稀奇了。”

        南扎急问道:“这两样东西在哪儿呢?你赶紧找出来。”

        姜老头闻言,闭上眼睛想着,可想了好久,似乎想不起来,神情很难受,开始用手狂拍自己的头。

        南扎赶忙拿开他的手:“你别拍脑壳啊,慢慢想,莫着急,我等着你嘞。”

        姜老头眼神一片迷茫:“你们这几个龟儿子哪里来的?到我屋里头来做啥子?”

        南扎闻言,骂了一句日你老头的仙人板板,只得又起身,开始翘着手指,张嘴唱皮影戏。

        “好你个罗成负心汉呐……”

        姜老头听了戏,眼睛放光,从椅子上起身,又开始跟着南扎唱。

        一段完毕。

        南扎累得气喘吁吁,生怕姜老头再度失忆,无比急促地一口气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给讲了。

        “姜老头,我是曲比的义子南扎!当年我老汉让给你写了一本书和一块甲片,你把它们放哪里去了,快找出来给我,我有急用!”

        姜老头神情愣了一下。

        “我去找。”

        紧接着。

        姜老头带着南扎进了里屋。

        十几分钟之后。

        他们拿出了一个铁盒子。

        南扎将铁盒子放在了桌子上,对我们说:“这是甲片,你们先看着。书暂时他还没想起来,我得抓紧时间让他找,别完球又失忆了!”

        讲完之后。

        南扎跟姜老头两人蹬楼梯去阁楼。

        我们兴奋不已,赶紧围拢在桌子上,注意力全在生锈的铁盒子上。

        “撬开!”

        肖胖子正准备动手撬。

        忽然之间!

        耳听“咔嚓”一声响动。

        我们脚底下踩着的地板突然打开了,眼前顿时一黑,身体极速失重。

        三个人全都掉了下去!